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 今日芒种  

2015-06-06 10:45:00|  分类: 田园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芒种

早晨起床,习惯地先到门旁的日历牌前撕去昨日的一页,红红的周六一页上,往日表示日期的阿拉伯数字悄悄地躲到了页面的一角,日历上方醒目地印着一帧农田边老农草帽荷锄简笔画,页面的另一角则是“今日芒种”四个字。我心想“要是在农村,现在该是最忙的时候了。”我当然知道,即使在农村,如今也不会再有几十年前那样的忙碌了。拖拉机、收割机、播种机、抽水机、除草剂,差不多包下了从种到收的全部农活。哪像我们下乡那会儿,三夏是可以让人忙得、晒得脱一层皮的季节。上下工的时间早已超过了陶渊明“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描述。生产队早晨上工的钟声是在东方的晨曦将现未现的时候就敲响了,来到地里常常割了不知多长时间的麦子,天才蒙蒙发亮;晚上不到地里黑得没法干活,队长是不会叫男劳力下工的。即使下工也不是回家,还要到麦场上起场垛垛。等把麦场收拾干净了,回到家里差不多就到夜里十点以后了。那时割麦靠镰刀,运麦架子车牛马车,碾场靠牲口拉石磙,起场翻场靠桑叉,新粮入库靠布袋扛。就这么靠着滴滴汗水和半原始的劳动工具把收获的麦子经过许多道工序,最终存放到生产队的仓库里。那种情景,现在70后的农民是难以想象的。

有时,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很是不幸,年少时赶上了灾年挨饿,年轻时靠着几千年几乎不变的劳动工具,在劳累和艰苦中挣过了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缺乏知识的脑袋差不多影响了我们一辈子;有时,又觉得我们这一代还是幸运的,因为我们赶上了社会变革的伟大时代,参与了改革开放的巨变过程,经历了由苦到甜的生活进步,正是这些苦涩的体验才使得我们能够真正的感知今天的幸福。也正是经历了、懂得了幸与不幸的我们,才明白今日幸福的不易,知道珍惜幸福的重要。

[原] 今日芒种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