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 想起“猴爬杆”  

2015-06-01 21:19:30|  分类: 田园小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猴爬杆”

“猴爬杆”是当时农民对麦子和豌豆混播的一种叫法。

 我喜欢吃还没有长熟的青豌豆,而且是比较原始的吃法。立夏后,麦子还在扬花灌浆的时候,青豌豆角就可以吃了。摘下来,连荚带豆一起入口,脆灵灵的,稍带些似甜非甜又有点豆腥味的青气,嚼嚼就下肚了。估计现在没人这样吃了,但在几十年前,那个肚子似乎总也填不饱的年代,只要能吃的东西,人们都会毫不客气地把它填进嘴里。青豌豆就是如此。这是新的一年,庄稼献给农人最早的小吃零食。过不了几天,豆荚的脆劲儿一过,淡淡的甜味没有了,豌豆的腥味儿却越发重了,青豆荚就不能生吃了。这时,清水煮青豌豆就成了一道真正的美食——起码我这样认为。放不放盐都无所谓。这时的豌豆很好熟,青豌豆荚凉水入锅,也就一滚水,再稍稍捂上三两分钟,捞出豆荚,剥荚吃豆,清爽利口。很好吃,却说不上什么味儿,没有甜味,没有香味儿,如果煮豆时加了点盐,顶多也就是有些咸味。平淡之中,似乎还稍带一点极淡极淡的豌豆独有的豆腥味儿,嚼着有点面面的,只是觉得很好吃。一直到现在,我还喜欢这种似乎没有味的感觉。每年五月,总要买几次青豌豆荚煮煮吃。

 我们下乡插队的驻马店地区,当时有麦子和豌豆混播的做法。秋分后,农民把麦种和豌豆种混在一起,播种入田,当地把这样的种法叫“猴爬杆”。豌豆秧骨软,易倒伏,和麦子混播,就可以顺着麦秆往上爬,在麦秆上结荚长豆,也克服了豌豆秧倒伏的问题。农民说麦豆混播是很有讲究的:豌豆太稀了,收不了几颗豌豆;豌豆太密,又容易造成倒伏,麦子和豌豆都会减产。用农民的话说,这就是“杆倒了,猴跑了”。

 煮青豌豆虽然好吃,但在那时却极少有农民敢煮着吃。土地是公家的,庄稼是生产队的,粮食是集体的,每到庄稼快收获的时候,生产队就会派人看庄稼。抓住偷庄稼的人,就不仅仅是几把豆子、几穗玉米、几块红薯那么简单了。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很有可能会被扣上一顶“破坏生产”的罪名。但农民对我们知青却十分宽容,不仅告诉我们庄稼长到什么程度可以怎样吃,还怂恿我们弄些回去尝尝。我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煮青豌豆的。

[原] 想起“猴爬杆”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原] 想起“猴爬杆”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