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原]暮访马王堆汉墓  

2015-06-10 22:42:08|  分类: 田园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暮访马王堆汉墓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暮访马王堆汉墓

 最早听说马王堆汉墓好像是在1973年下乡以后的事儿。留在记忆里的最初印象就是那具二千多年不腐的女尸和还能敲出乐曲的编钟。后来坊间曾流传过一个手抄本,说郭沫若陪同日本一个日本高级访华团参观了马王堆汉墓后,精通中国文化的日本人提出了三个疑问,如今仅记其二:如此高规格的墓葬为什么没有夫妻合葬?这不符合中国传统的丧葬习俗;女尸肚子里为什么会有没有消化的香瓜子?香瓜可是当时西域国家送给皇室的贡品。于是郭沫若就向日本人讲了一个很凄婉的宫廷故事,貌似回答了这其中的疑问。再后来古装戏听得多了,才发现所谓“郭沫若讲的故事”实际上就是一个山寨版的发生在北宋一个很悲情的戏剧故事《狸猫换太子》。

这次到长沙,最先想到的是韶山、岳麓书院、橘子洲等名胜,并没有想起马王堆汉墓。到长沙后,我们住在了火车站东二环附近的一处宾馆。一日傍晚,我们外出散步,忽然见一路牌上写着“马王堆路”,立刻有关“汉墓女尸”的记忆一下子春草般地苏醒在脑海里。经询问知道墓中之物早已搬至湖南长沙博物馆内,只是博物馆已有数年没有开放了。失望之余,不禁又想墓中之物可搬,但高大的封土不至于也被推平了吧?当得知汉墓还在时,于是在一个阴云叆叇、似雨非雨傍晚终于在“湖南省马王堆医院”内找到了那堆曾经护佑过一具两千多年不腐女尸的高大墓冢。顺着文保碑的指向,我先沿着墓冢的外缘转了一周。墓冢周围没有高大建筑,只有南北两座三四层高的楼房把大墓夹在中间,对汉墓的影响也不算太大。墓冢上下几乎完全被树木覆盖,时间又是阴沉沉的傍晚时分,树荫之下更显昏暗。接着又踩着石阶慢慢登上高高的墓顶。身旁都是蓊蓊郁郁的高大树木,树冠相接,枝繁叶茂,即使晴天晌午也足以阴翳蔽日了。站在墓顶,极细的雨丝从树冠的缝隙中飘落下来,粘在脸上,凉凉的。四周静极了,偶尔从密密匝匝树叶中突然传出几声陌生的鸟叫:单调而急促不禁令人心生悸动。仿佛一下子逃离了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喧闹嘈杂的现代都市,误入了几百年前甚至是几千年前深邃幽远的原始野林。周围几乎完全暗了下来,这时只觉得有一种灵魂出窍的幻觉,身旁似乎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深深的幽寂。冥冥之中,我仿佛听到了来自两千多年前在通往西域的丝绸之路上传来的隐隐的驼铃声,也仿佛听到了从曾经长眠在脚下这座深深古墓中传出的汉代女子梦呓般的呢喃……一粒水珠从薄薄的树叶上滑落下来,滴在我的头上,我一激灵。周围楼房的灯光透过黑魆魆的树叶缝隙已经清晰可见,天完全黑了。我沿着有些湿滑的石阶小心翼翼地从墓冢高处下来,离开了这块有些幽邃又有点神秘的地方。

农历乙未年四月初三日

 
[原]暮访马王堆汉墓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1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