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阶级斗争”(续) ——拉练的记忆⑥  

2015-04-03 22:05:12|  分类: 中学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阶级斗争”(续)——拉练的记忆⑥

 十几年后——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郑州郊区南曹乡教书,曾经在小李庄学校工作过几年。那时,每到期末乡里中小学都要进行统考,为了避嫌和防止作弊,老师要到外校监考。

 一次,我到王司李学校监考。考试后,在办公室密封试卷的时候,我问帮我们整理卷子的两个王司李学校的老师:“你们学校以前不是在村子里面吗?”一个比我小一些的老师答:“不是呀,我在这都五六年了,来时学校就在这里。”我下意识地摇摇头。另一个老师更是肯定地说:“你才来南曹几天呀?74年王司李办中学的时候,学校就在这里。”我无言以对,毕竟我在南曹教师行当里绝对是个资历最短的外来人口。倒是和我同来的小李庄学校的女同事魏老师奇怪地问我:“你咋知道王司李学校原来在村里?”我答非所问:“原来学校的院子不大,院里有个用砖垒的蓄水池,池子下面安了俩水龙头,用水很方便。”这次轮到那两个老资格的王司李学校的老师目瞪口呆了。就连大我几岁的魏老师也大惑不解:“你咋知道的?”我说:“我在学校住过几天,那是学校的教室和办公室都是青砖小瓦房。学校对面的那家有个成分不好的老太婆。”魏老师的眼都瞪圆了:“以前你是不是在王司李教过书呀?”我说:“没有。那时我才十五六岁。”这些闲聊,也就是趁空儿说说。很快密封好了卷子,我和魏老师带着卷子骑车到乡文教组交差。

 路上,魏老师又问及此事。我知道魏老师娘家婆家都是学校所在的这个大队,就问:“1971年,你在学校教书不?”她略想了一下,就说:“不在,我是大队的电影放映员。”“你知道不知道那年春节后,郑州的拉练队伍在你们这儿住的事?”“咋不知道。大队还专门开过准备会。”我说:“那次,我们排就住在学校教室里。俺排女生住在学校对面那家。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家的老太婆把俺排女生的被面剪坏了好几条。你知道这事儿不?”“知道。拉练的走了以后,公社大队组织社员好斗那老太婆,我都参加了。”我又问:“她为啥恁恨拉练的女生呀?”魏老师说:“那时候批斗她,你说啥,她就应啥。你说她破坏备战备荒,她就应是,是,是;你说她阶级报复,她也应是,是,是。她真实咋想的,谁也不知道。她孩子私下说。噢,她孩子就是现在粮管所的王会计,咱们买粮买油都和他打交道。你应该也知道他。”我点点头。魏老师接着说,“文革开始那几年斗地主斗得可厉害了,结果他娘落下个神经衰弱的毛病,一有吵闹就睡不着觉。她以为那些拉练的又是和年前住在她家平沙岗造良田的那些人一样,一住就是月半四十的,就是想早点撵走你们吧。也许这就是原因吧。”“原来是这样。”我心里想。十几年前的疑问有了答案,而且答案又是这样的平淡无奇,似乎也更符合我后来的心态——尽管她的做法的确有些极端。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