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睡草屋——拉练的记忆②  

2015-03-23 15:10:20|  分类: 中学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睡草屋——拉练的记忆②

(1971)1月21日从荥阳的陈庄出发,经过3天行军,24日到了郑州北面离黄河不远的东赵村。连里传达上级命令说,队伍要在这里休整几天,并准备在这里过春节。我们长舒了一口气,这下可该歇歇了。连续三天的行军虽然每天行军路程并不太远,也就是20多公里,速度也不是很快,但在冬日瑟瑟的寒气里走路也绝不是一件惬意的事。

 在东赵的3天里,主要是进行阶级教育。冒着肃杀的寒气,我们在村里的打麦场上听老贫农痛说苦难家史;迎着凛冽的寒风,我们在离黄河大堤不远的沙滩上听幸存者诉说1938年国民党扒开花园口大堤给黄河南岸的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不过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却是在这里住了四夜的草屋。

 因为突然涌来大量的外来人员,住房紧张就在情理之中了。安排我们排男生住宿的那家农户怎么也塞不下我排的二十来名男生了,男主人就商量说要不你们让几个人住到队里的草屋里吧。在农村长大的我当然知道睡草屋的情况,就爽快地答应了。其他有几个可能是因为新奇的原因也很愿意到草里去睡。于是就跟着提了一盏马灯的房东来到村边的麦场上。麦场东边是生产队一溜儿坐东朝西的牲口屋,草屋在最北头。我们一到草屋前就有些傻眼了——这能住人吗?偌大的一间瓦房朝西的一面就没有墙,更别说门了。只有一领展开的箔靠在屋檐下挡住了大约四分之三的空间,喂牲口的铡碎麦秸堆满了屋里的绝大部分空间。“我们睡哪儿呀?”一个同学问。房东把马灯挂在屋口的墙上,顺手拿起一柄扬叉,把里面高处的麦秸往下扒了扒,在地上摊了足有一尺多厚的一大片,说:“睡这上咋样?”商量的口气。我们觉得这一定比睡在硬硬的地上要好得多,就应到:“好,好,好。”房东一走,我们几个就解开背包,铺开睡觉。虽然草屋口挡的有箔,但西北风依旧可以从箔的缝隙中直吹进来。只是经过几天在冬寒中行军的我们已经能忍受寒风的侵袭了,加上又困又乏,倒也没有影响我们钻在铺在碎麦秸上的被窝里的好觉。只是第二天起来打背包的时候要先把被子上的碎麦秸抖了干净。

 就在这间没有前墙的草屋里我们住了四个晚上。大年三十的那个夜晚,我们几个人在昏暗的马灯光下的暗影下,躺在麦秸窝里,听着村里传来的噼噼啪啪的鞭炮声,议论着这个不同寻常的除夕夜,心里不仅没有什么失落,反而觉得这个革命化、军事化的春节比在家里过更有意义。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