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退休,回望来路  

2015-11-03 22:35:56|  分类: 苦乐田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退休,回望来路

 盼望着,盼望着,终于船到码头,车到站了。

 道理上,今天就是我正式退休的日子,只是学校规定要到退休月结束才能不再上班,因为已经拿了这个月的出勤工资。于是我还要再上二十多天的班。

 一个甲子,一个轮回,大半人生,蹉跎忙碌,终于算是走完了为社会付出阶段。于是,就想给自己最忙碌的时光做个小结。

 和我们这代人一样,我同样也属于生不逢时时代中的一员。1955年并没有什么特别。但紧接着1958年的“大跃进”和上世纪60年代初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让我们这代人有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出生就挨饿”的童年。平静的日子还没过几年,1966年,就是读小学四年级的那一年,社会的列车偏离了正常的轨道,一个非正常的时期开始了。此后的学校里红宝书代替了课本,大批判代替了课堂。原来站在讲台上传道授业的老师们,弯腰驼背、低头认罪,无休止地接受着昔日学生的无情批判。大批判、学工、学农、学军、备战挖地道,成了当时学校学生的主要任务。从1966年小学开始,到1972年底的七年时间里,我几乎都是在“学生不上课”的日子里度过的。虽然拿着一纸高中毕业文凭,但肚子里的墨水同半文盲并没有多大的差别。起码我是这样看当时的自己的。

 1973年,同城镇的绝大多数初高中毕业生一样,出了校门就在一片敲锣打鼓欢送欢迎的热烈气氛中,我从郑州二中到了驻马店地区的平舆县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和农民一样天明而作,日暮而息。几乎学会了所有的农活,还经历了驻马店“75.8”特大洪水的生死考验。看着一拨又一拨自身政治条件优越的同学参军、上学、招工回城,自己只能和一帮没有背景的知青直熬到1978年底才结束近六年的下乡锻炼,被招工到郑州航校做了一名炊事员。虽然工种被许多人不屑,但比起许多只能到集体工厂上班的上班的同学,已经算得上是侥幸了。1979年初至1980年底在汝南师范学校读了两年书。时间虽短但对于我这个原来只有“文革高中”水平的半文盲来说,却是如久旱逢甘露的野草一般,并为后二十五年的教书生涯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从1981年到2005年的二十五年中,我先后在郑州市管城回族区的南曹乡和郑州航院的中小学教书。这期间虽然辛苦,却也算是迟到地完成了人生的两大任务:结婚,生子。如果说这25年是靠嘴皮子吃饭的话,那么从2005年起直到如今退休十年中,在郑州航院离退处工作,则是的个跑跑腿、动动手的勤杂工了。

 从此后,可以远离约束,再无公务,也许真的可以像此前所想地随心所欲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有人说退休后是人生的第二春,假如真是如此,那这一春弄不好还真比弱冠之春丰富多彩呢。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