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邂逅老房子  

2015-01-04 22:08:47|  分类: 田园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邂逅老房子

 一月三号,假期的最后一天,风和日暖,是三九天难得的好天气。闲着无事,约俩骑友,沿着新修筑的还没有通行的大学南路一路南行,到远郊散心。在离市区约十来公里的地方,竟然邂逅了曾经去过两次的新郑古城村。

 村子名曰古城,但满目钢筋水泥的小楼,随处可见的广告和卫星接收天线,让村子早已没有了一点“古”的影子。倒是一座荒芜已久、尴尬在周围小楼的包围中、颇有些古香古色石头老屋还有点古朴的遗风。那是怎样的一座老房子呀。虽然四面墙体因石头的厚重几乎无损,但门歪窗破,屋脊南面东侧一间的屋顶已经塌陷成一个足有一米见方的大窟窿。踩着屋前一片没膝盖高的干枯荒草,推开虚掩着的老式双扇木门。屋里已经不知有多长时间没有进过人了,地面的浮土足有一拳头深。从屋顶塌落下来的残椽断檩和破碎小灰瓦散落在地上,门框、窗棂、梁檩、墙角无处不挂着粘着灰尘的破败蛛网。尽管小心翼翼轻手轻脚,但只要稍稍触及屋里的任何物件,就会惊得灰尘飞起。从屋顶破漏处透进屋里的阳光中,更是可以清晰地看到漂游在空中的浮尘。

 这是一座老式的二层民居。只是二层的楼板早已没有了,在西面一间的梁与西山墙之间架着几根碗口粗的檩条。上面棚放着几件老式家具:一张两斗桌,桌子的抽屉却不见了踪影,空洞洞的两个抽屉框如同骷髅上的两个深深的眼窝,没有了一丝的活气;一套老式组合柜子的下半截,隔了一会儿,在西间的下面见到了掉在地上已经摔坏的组合柜的上面一半;还有一张落满灰尘的大床,静静地躺在二层的架子上面,估计再也等不来它的主人了。

 进入隔开的西间,除了从上面掉下来的破柜子外,竟然还在西南墙角见到了一盘茓子,稍稍拉开一些,茓子还有五六成新。这种用芦荻编成的存储粮食的用具,二三十年前在农村还广泛应用。如今随着农民储粮的减少和储粮用具的更新,几乎已经完全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记得十多年前在学校时,不知因为何故说到了茓子,初中的学生追问着什么是茓子。我连解释带比划觉得也没能让同学们真正明白。想到此,掏出随身带的刀具就割下两米多长一截,放在自行车上带了回来。这东西虽然不值一文,别说城市,就是在当前的农村也是很鲜见的。带回去也让年轻人瞧瞧,几十年前的农民是用什么来囤储粮食的。        

                                                 (2015年1月4日 草)

[原]邂逅老房子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原]邂逅老房子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原]邂逅老房子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