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老君山印象之“柿子醋”  

2014-09-09 16:15:23|  分类: 中学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君山印象之“柿子醋”

今年暑假在洛阳栾川的老君山小住期间,在老君山的一些土特产商店里看到有卖柿子醋的,就买了一壶带回,但食用后感觉似乎与平日在菜店、超市买的醋并别无二致,并没有记忆中柿子醋那种醇厚的酸味,于是就疑心那所谓的柿子醋也许就是普通的粮食酿造醋,甚至可能还是用化学原料兑制而成的化学醋,装在塑料壶里挂羊头卖狗肉罢了。毕竟在老君山的二十来天时间里,转了许多开放的或不开放的沟壑山岗,所见柿子树屈指可数。想想也是,没有几棵柿子树,那么多卖柿子醋的就不禁令人生疑了。

在我的记忆里,吃到的真正柿子醋只有一次。那还是我上中学时的事情。

上世纪1969年中苏边境珍宝岛冲突后,“备战”成了当时一项全民性的政治任务。除了“深挖洞”外,“全民皆兵、全民练兵”也同样重要。1971年初的春节前后,郑州市组织了一次由军人、工人、学生等几万人参加的、长达一个月时间的冬季野营拉练。元月20日一大早我们从郑州二中出发,途中与大部队会合后,出郑州市向西行军。也许是第一天的原因吧,行程安排的并不远。中午就到了当天行军的目的地——西郊须水公社的陈庄。我们排的十几名男生被安排到一户条件很不错的农户家住宿。

当我们推开三间瓦屋的门,一走进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屋里,一股浓郁的醋味就扑面而来。16岁的我从来没有闻到过如此醇厚的醋味,有几个不适应的同学竟然还打了几个喷嚏。大家四下看去,屋里没有任何家什、农具,只有墙角一个小小的四层土坯的矮台上放着一口二尺来高的小缸。在缸体的下面离缸底七八公分高处,从缸体伸出一根十来公分长小拇指粗细的竹管。一丝非滴非流、如丝如缕的液体正从竹管无声地注入下面的一个缸盆里。盆上有盖,盖斜一侧,留有一月牙形的空隙,液体正从此流进盆内。“这是人家在造醋吧?”大家猜测着。正在这时,房东大娘走进来,看我们好奇地围着缸,就说:“那是淋醋嘞。咱这儿柿子多,吃不完,烂了可惜了,就酵点醋,自己吃。恁要是想吃,倾吃啦。”

知道了原委,大家也没了什么兴趣。因为门开着,屋里的酸味也没有先前浓了,也没有人为此打喷嚏了。刚才浓厚的醋味似乎也清逸了许多,觉得更耐受了。

晚饭时,几个喜欢吃醋的同学果然舀了些柿子醋放在汤面条了,其中也有我。醋入面条,一如以前的食醋,酸溜溜的,虽然放得多了些,酸味却不像以前显得那么冲,甚至吃罢饭嘴里来绵延着让人不舍的淡淡酸味,这在以前是不曾有过的。只是想象中柿子的味道却始终不见丝毫踪影。

(下图为洛阳栾川老君山景区的淋醋殿)

[原]老君山印象之“柿子醋”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