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老君山印象之“山上的大树”  

2014-09-16 21:12:34|  分类: 田园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君山印象之“山上的大树”

攀行于老君山的山间小道上,无不为老君山覆盖的森林所叹服。登高俯视,除断崖峭壁略呈石色外,远近峰峦,满眼翠绿,蓊蓊郁郁,蔓延天际。山脊沟壑,荫翳蔽日,日光斜影,明暗交织。高树挺拔,灌木稠密,野花修竹,摇曳多姿。炎炎夏日,行于其间,暑去凉来,令人流连忘返。但细细看去,满山林木中两三把粗的乔木和茂密的灌木居多,而鲜见枝干沧桑、成人合抱的老树。偶见几棵也常常挂牌标识树名,树龄,俨然一副植物熊猫般的国宝级待遇,其数量之少与偌大之山林极不相称。后来问及山民,方知近几十年老君山的林木竟然也经历几次劫难。

最早大规模毁林是在上世纪1958年的大炼钢铁运动,老君山但凡三五把粗的大树都难逃厄运。山脚砍完坎山腰,山腰砍光,砍山顶,只要能填入高炉烧火升温的树木几乎被砍了个精光。但是长在较高地方的粗大老树,一则因为树干粗重扛着费劲,二则因炉口有限填不进去,于是就阴差阳错地躲过一劫。如追梦谷半山腰的那棵千年玉兰树就是这样存活下来的。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轰轰烈烈的“农业学大寨”运动也在老君山展开。山上稍平坦一点的地方就填填挖挖弄成梯田的模样,种上庄稼。妨碍平地种庄稼的大小树木理所当然地再一次成了牺牲品。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政府号召绿化荒山,飞播造林,大规模毁坏山林的现象才得以终止。记得那时我正在南曹乡中教书,就曾有过上级号召学生采集树种、草籽,支援国家,绿化荒山的活动。九十年代后政府开始强制退耕还林,封山育林,被毁的山林终于逐渐恢复了许多年前林荫树茂,鸟鸣上下自然景象。也才有了如今游人纷沓而至,山民收入逐渐增加,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好日子。

(思于2014728日河南栾川县老君山)

[原]老君山印象之“山上的大树”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原]老君山印象之“山上的大树”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