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老修”之死  

2014-06-04 09:57:33|  分类: 知青日记②那年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修”之死 (草稿)

[打字字幕:“老修”是条狗,是知青户养的一条狗,与许多农户看家护院的狗别无二致。

[打字字幕:19758月,河南驻马店地区遭遇特大暴雨,溃坝,溃堤,沃野千里的淮河大平原成了一片泽国。

发洪水一个星期了,虽然洪水退下去许多,但村外的庄稼地里依旧还有齐腰深的水。村子里的水也有没膝盖深。倒塌的房屋已露出大部分,家家户户倒塌的房屋旁都趁着树木搭有防水架,上面堆满了从水里捞出来的粮食、被褥、衣物等一应家什。晚上,女人和孩子还睡在上面,男人就躺在倒塌的房屋顶苫的麦秸上或临时扎的木筏上。

村南头,知青户的房屋废墟旁利用靠近的四棵杨树也搭了一个防水架。上面靠着一边堆满了从水里泥里捞出来的衣物被褥和一些泡了水的麦子、红薯干等。另一边是两个女知青睡觉的地方。

半下午,知青李长顺、黄喜梅在倒塌的房子废墟里打捞、搜找埋在里面的东西。“老修”无精打采地卧在树荫下房屋的废墟上,看着寻找东西的两个主人。

队长和妇女队长芬珍蹚着没膝盖深的水来到知青户的房屋废墟上。

队长:吆。长顺,你们捞东西呢?吃饭了吗?

李长顺:(指了指半截山墙上搪瓷盆里中午留下的半盆煮的红薯干和麦粒)吃过了。

芬珍:咋没见秀珍呢?

黄喜梅:(指着防水架上)在那上面躺着呢,拉肚子了。

队长:秀珍也拉肚子了?好点了吗?

黄喜梅:没药,没地方看,咋会好呢?

队长:我俩来是想和你们商量个事儿。

李长顺:队长,你请(读阳平。河南话,尽管的意思)说了,只要俺能办的。

队长:你看,咱几辈人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水,村上的房子全塌了,粮食都叫水泡了。现在这水已经七八天了还没下去,咱净吃不干净的水,很多人都拉肚子,也没地方看病。听老人说,狗肉热,煮一煮能治拉肚子,俺就跟芬珍说了说,看看能不能把恁的狗杀了?。

听队长这么一说,李长顺、黄喜梅的眼光下意识地一起盯在了不远处的“老修”身上。“老修”看了看队长,似乎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它站起来,跳下断墙,连蹚带游地往村里去了。

李长顺:队长,“老修”可是俺从农场带来的呀。

黄喜梅:“老修”在这儿看仓库、看场可没少给队上出力呀。

杜秀珍:(从防水架上伸出头)村里恁多狗,为啥光杀俺的呀?

队长一下语塞,没有答话。

芬珍:长顺、秀珍、喜梅,我和队长合计过,现在这样情况,跟哪个社员商量都不合适,还是觉得知青觉悟高,明事理儿,你们站出来,底下咱再跟社员商量就容易了。毕竟咱全队社员的健康是最重要的。

三个知青谁也没有吭声。黄喜梅看着愣愣地站在房屋废墟水里的李长顺,也没有说话。大家沉默了,也许还不到一分钟。

李长顺:(点了点头,声音低沉)中。恁杀吧。(稍顿了顿)恁离这儿远点,别在俺边儿办这事儿。

队长:(忙不迭地点点头)中,中,谢谢长顺,谢谢长顺。

黄喜梅惊疑地看着李长顺。

芬珍:也谢谢喜梅,谢谢秀珍。

队长和妇女队长蹚着水走了。

三个知青在也没有心情打捞废墟里的东西了。李长顺蹲在半截残墙上一动不动。杜秀珍从防水架上爬下来,和黄喜梅肩挨肩地坐在塌卧的屋脊上,往村里的方向看着。

一会儿,村里传来了几声“老修”那熟悉的、急促的犬吠声。

李长顺深深地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捂在耳朵上。

“老修”急促的犬吠声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哀鸣。

黄喜梅、杜秀珍相拥着偎在一起,泪水从脸颊上慢慢流下来。

终于,在一串不连贯的、沉沉的呜咽声中,“老修”的哀鸣停止了。在“老修”凄厉惨烈的叫声中,没有了往常“一犬吠影,群犬吠声”的应和,仿佛“老修”的那些同类们也明白这种惨叫之后的结局。

太阳快落山了,夕阳把浑浊的洪水染得微微有些暗红。队长端着一个小瓦盆,蹚着水又来到知青户的废墟旁,径直走向蹲在半截残墙上的李长顺。

队长:长顺,谢谢你们。煮了一大锅狗肉汤,都给社员们分了分。我给你们端来了些,还有些肉。来,你们喝了吧。

说着,顺手从山墙上盛着半盆剩饭搪瓷盆旁拿过一个碗,要把盆里的肉汤往碗里倒。刚到进去一点,被李长顺挡住了。

李长顺:别倒了,我们谁也喝不进去。

队长:那也叫小杜喝点吧,她不是病了吗?

防水架上传出杜秀珍有气无力的声音:队长,你端走吧。我心里难受,喝不进去。放这儿就浪费了,给社员们喝吧。

队长端着小瓦盆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

李长顺站起来,端起队长倒了一些狗肉汤的瓷碗,把碗里的肉汤慢慢地倒进脚下的洪水里。水里泛起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水泡,缓缓地向东面漂去,渐渐消失在水天相连的夜色中。

空中,一弯新月静静地泊在宝蓝色的夜幕上。

 [原]“老修”之死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原]“老修”之死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