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满目青山 ④  

2013-07-19 09:03:21|  分类: 田园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目青山

       周六。郑密路上的王寨桥桥下不远的“溱水源”的牌坊下。二十多个中老年驴友聚集在一起。在市里的公交车站,扬之水就猜出哪个是周子衡了,因为这些驴友许多都是挂过面儿的,在为数不多的几个陌生面孔中推断出一个知其人未谋面的陌生面孔并不是太难的事,只是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对见面有些迫不及待的心情。楚天舒也看出来这是一个经常活动的兴趣群,多数人见面都彼此招呼,就连他这个第一次参加的人也多次被别人问候。在王寨河桥下,他站在队伍的边上,等待着扬之水说的出发前的点名。

 很快,“驴头”习惯地吆喝了一声:“大家都往跟前集中集中,开始点名了。”楚天舒的排列很靠前,第三个就是他的“周子衡”,他也像前两人一样举了举手,大声答应道:“到。”随后就用心地注意着“扬之水”的名字。终于在最后几名听到了“驴头”的吆喝“扬之水”。随着一声清脆的“到”声,楚天舒看到队伍的另一端一个个头不高脸上挂着笑意的女子正朝着自己看过来。

 队伍开始出发,楚天舒放下双肩包,装作整理东西等后面队伍的扬之水。到楚天舒跟前,扬之水从队里走出来,来到楚天舒身边。楚天舒主动举右手在胸前,扬之水也如法炮制,俩人双掌“啪”的一声拍在一起,几乎同声说道:“你好。”“你好。”问候之后,相视而笑。之后,又忽然沉寂下来,似乎一下子找不到什么话说了。也许也就是二三十秒钟的时间,楚天舒看着扬之水的双肩包说:“你带了多少东西呀,怎么显得那么沉?”

 “还不都些是吃的、喝的呗。”

 “你一个人能吃多少呀?看着都有二十多斤了。要是没什么私密的东西,我帮你背一些吧。”楚天舒献殷勤道。

 “别光卖乖了,什么帮我呀?要不是怕你不知道带东西,我怎么会背这么多呢?”扬之水说。两人放下背包。扬之水一边把五瓶矿泉水和其中一个沉甸甸塑料饭盒从背包里掏出来,放到楚天舒的背包里,一边说:“我留一瓶水喝,这五瓶你就都背着吧,反正你比我劲大。这是你的饭,你背着也是应该的。”扬之水最后把一个吊床拿出来掂了掂,又放进自己的背包里,说,“这个不沉,我自己背着吧。”

 楚天舒一看是吊床,说:“吊床咋就一个呀?”

 扬之水一巴掌拍在楚天舒的肩膀上,“你脑瓜子弯弯绕就是多。赶紧走吧,人家都快走半里路了。”

 这应该是一次腐败型的郊游。路线从一条干涸的河道开始,河道早已没有了流水,两边是高耸的土崖,大家依次沿着一条一二尺宽高低不平的羊肠小道中速行进。偶尔一个稍高些的土坎断崖的相互搭搭手也就过去了。从前些年退耕还林以后,沟底已经不见了小片的庄稼地,坎坷不平的河床上到处是高高低低的各种树木。时值春末夏初,虽然干旱少雨,但绿树如盖,青草如茵,密密的树冠中时不时地还会有几只被一行人惊起的不知名的鸟儿扑棱棱地飞向远处。大家成一路纵队前进,说笑虽然不多,但前前后后叽叽喳喳地倒也没有消停过。两个多小时后,在沟底一处较宽阔平坦的树林里午餐休息。大家各选地方,绑好吊床,铺好地席,三人一群两人一伙吃饭喝水,说说笑笑好不热闹。吃喝期间,还不时有主动的、被动的,唱支歌,唱段戏,或说几句笑话。老驴友先来,陌生的随后,谁都要轮上一遍,扬之水唱的是京剧《红灯记》里的《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当有人吆喝周子衡来一段的时候,楚天舒知道不开口是不行了,就站起来说:“我这人五音不全,唱就免了吧。今天咱走着一路也算得上是溱水源头了,我就背一首和溱水有关的古诗《溱洧》吧。”楚天舒清了清嗓子,背道,“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芍药。”背了古诗,楚天舒刚要坐下,就听有人大声说:“周子衡,劳驾你再多说几句呗。这古头古脑的东西,你不说几句,俺就跟听洋鬼子差不多。”并且还有人附和着。楚天舒只好接着说:“好,好,那我就多说几句。这首诗是《诗经·郑风》里面的诗歌,说的是2700百多年前郑国的青年男女在每年农历三月初的上巳节春游踏青、追逐嬉戏、谈情说爱、寻欢玩乐的情景。诗歌中的女子热情率真,大胆泼辣,见到喜欢的小伙子就主动相邀,说咱到那边去玩玩吧。临别双方还互赠芍药,以表爱情。就是这个意思。”楚天舒说完坐下,和其他驴友结束一样,大家送上一阵热情的掌声。④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