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满目青山 ③  

2013-07-15 15:27:01|  分类: 田园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目青山  

 从此,与扬之水网上聊天成了楚天舒生活中的一部分。说是一部分,其实他们聊天的时候并不是很多,一则双方都在上班,二则楚天舒即使在家上网,只要妻子在家他就绝不和女性聊天,因为楚天舒知道,这段时间妻子是比较敏感的,他不想再让感情上已经有疙瘩的夫妻关系再凭添变数。他多数是在晚饭后隔三岔五地到办公室与扬之水聊一会儿。倒是扬之水仿佛就在网络的另一端等待着他,只要楚天舒“你好”或“晚上好”的招呼一出现在对话框中,扬之水的应答立刻就跟了上来,头像也跟着亮了起来。

 一次,楚天舒问:“你平时闲暇的时候都喜欢做些什么呀?”

 扬之水答:“平时晚饭后也就是散散步,上上网,有时候也和同事朋友小聚小聚。周末时常随驴友外出玩。”

 “自驾?骑行?爬山?还是什么的?”楚天舒又问。

 “都不是。”扬之水说,“随网上的群友到郊区遛腿儿,一般都是坐车到郊区,然后转上个三四十里,再坐车回来。”

 楚天舒也知道这种松散的网上兴趣群,只是没有参与过,多数是自己或者和兴趣相投的骑友到郊区骑行,就问道:“你们都到什么地方去玩呀?”

 “郑州周围都是可去的地方。”扬之水答道,“北到黄河岸边邙山头,城东的河道田野,城西和西南的土岭沟壑,都是我们常去的地方。”

 “噢,羡慕你们,腿还是挺长的呢。”楚天舒说。

 “怎么,你也不想宅家了,是不是想出来遛遛腿儿?”扬之水调侃道。

 楚天舒一看扬之水的问话,就顺杆爬了上去:“最近有活动吗?”

 “这个周六就有,准备到密县白寨镇的王寨村向西去。你能去吗?”扬之水问道。

 看来两人都有找机会见面的想法。虽然在网上已接触一月有余,但谁也没有提出约会。很大程度上就缘于楚天舒当时的主要目的只是想找人聊聊天说说话,唯恐因提出约见而弄巧成拙,见面不成连个说话的也没有了。扬之水则是出于女性的本能和矜持,不想给人一种主动接近有妇之夫的类小三印象。这个郊游的意外借口,应该算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楚天舒说:“可以。我争取去。”

 “好,那我给你报名了。”接着扬之水把交友活动的时间、地点、要求发了上来,又叮嘱一句,“可不准放鸽子呀。”

 “在集合点我怎样找到你呢?”楚天舒问。

 对话框沉默了两三分钟后,扬之水送上几行字:“你就在集合点跟着其他驴友上公交就行了,到王寨村出发前有一个简短的点名查人数,报的都是网名,点名后还要说活动注意事项。一点名咱俩就知道谁是谁了。到时万一觉得对方形象太对不起人,不打招呼就可以了,也免得尴尬。你说行吗?”

 “呵呵,还是你想得周到。好,咱周六见。”楚天舒说。

“周六见。”扬之水又送上一个再见的网络图片。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