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满目青山 ②  

2013-07-10 23:01:18|  分类: 田园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目青山 ②

 楚天舒和扬之水是在网上认识的。

 有一次,楚天舒打开QQ,看到电脑右下角有一个表示认证的小喇叭在闪动,就随手点开了小喇叭,消息栏显示“扬之水请求添加好友”,留言栏内是“聊天。交友。”头像标识显示为女性,楚天舒就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对方的要求。通过几次断断续续的网上闲聊,楚天舒知道了对方也在本市,年届天命,丧偶,女儿出嫁,想试试通过网络聊天交友,排遣孤寂,如遇有缘,当然也可以再结秦晋。楚天舒问:“那你怎么会加我呢?”扬之水送上一个调皮的QQ图像,接着打出一句话“因为你‘周子衡’的网名呀。”

 楚天舒不太明白,回道:“说说看。”

 停了一会儿,对话框里扬之水的后面出现了几行文字:“我猜猜看。我是以你的名字‘周子衡’只是你的昵称推测的。这三个字应该是‘舟自横’的变音。果真如此的话,前边再加上‘野渡无人’四个字,不就明白了吗?”

 楚天舒向扬之水送出一支玫瑰花和一个翘起大拇指的图片。也开始对对方的网名有所猜测,却不得其解。楚天舒知道《诗经》中有《扬之水》的篇目,而且不止一篇,只是对其意义却不甚明白,就问道:“那你的‘扬之水’呢?”

 扬之水没有正面回答:“以你的聪明,我想你不会猜不出来。”

 “你那么肯定吗?我觉得你对‘周子衡’判断的也不完全正确。”楚天舒问。

 “我相信我的判断。”扬之水答。 “我看过你的空间和你的一点资料,大体上知道你的家庭情况,但有一点我不知道猜得对不对?”扬之水说。

 “你说说看。”楚天舒好奇心大增。

 停了一会,显示器对话框出现一行字:“家庭和睦,但你们夫妻交流并不是很多。”

 楚天舒不知怎样回复合适,应该说扬之水说得不错。

 “我猜对了吧?”扬之水追问了一句,并发了一个偷笑的图案。

 “你是我肚里的蛔虫呀,还是哪家侦探的心理分析师呀?”楚天舒没有直接回答扬之水的问题。

 “蛔虫和分析师就免了吧,小心我变成牛魔王钻到你的肚子里。”扬之水也调侃道。

 “你最好是白骨精,当然蜘蛛精也行。”楚天舒说。

 “呵呵,一会儿我俩都成西天路上的妖怪了。”扬之水回复道。

 下线后,楚天舒专门细细品读了《诗经》里的三首《扬之水》,总觉得还是不得其解。假如非要对号入座的话,也只有《唐风·扬之水》似乎还能沾上点边,诗歌主要写一名女子对心上人的思念和追求爱情时的艰难。不过这些对楚天舒来说并不重要,他觉得和扬之水聊天起码稀释了家的一些烦恼。②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