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4.巧遇 1979.2.15  

2013-06-08 22:11:31|  分类: 汝师学记1979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汝师学记-4          一九七九年 二月 十五日 (星期四)             晴

                                 巧  遇

 今天还是新生报到的日子,我没事,早早地吃了早饭,就到汝南园林学校去了,要把从郑州捎的东西交给雷一鸣,估计过了八点人家就该上课了。

 园林学校离汝师并不远,也就一里多路,在汝南城南的驻(马店)新(蔡)公路南,很好找。一进校门就会感到与众不同的学校特色,虽然还是万物蛰伏的冬末初春,但校内并没有其它地方那种万木萧条的荒凉感,一些松柏、冬青等耐寒的乔木或灌木点缀在落光了叶子树木其间,使得校园内并不显得单调寂落。校门正南约四五十米处的一座大花坛内,有一株一搂粗的大“柳树”,据说树上嫁接了好几种不同树,叶绿花开时很是好看。只是现在还未到发芽长叶的时候,不能一睹芳容,有些遗憾。

 此时,正是早饭与上课之间的时间,学生们陆陆续续从食堂宿舍往教室而去。望着到处脚步匆匆的学生,准备找一女生问问。正想着,见一个穿着墨绿上衣,围着一条浅红纱巾的女生快步走来,在众多蓝蓝黑黑灰灰的人群中显得格外醒目。我迎上去,站在她的近前,问道:“请问,认识‘七七O三班’的雷一鸣吗?”浅红纱巾看着我,愣了一下,反问道:“你是航校来的吧?”“那你就是雷一鸣了?”我猜。她点点头。我把东西递到她面前,说:“你姐带给你的。”她接过包裹,说:“到我们宿舍坐坐吧。”我犹豫了一下,问:“不影响你上课吗?”“不要紧,回头跟老师解释一下就行了。”说完,就带我朝刚才的来路走去。

 很快,我惊诧于他们学校女生宿舍的环境之美了。在学校西北角一处湖水的中央小岛上,一座硕大的宫殿巍然耸立。高大浑厚的赭石色墙壁,黑绿发亮的琉璃瓦屋顶,四周飞檐斗拱,檐牙高啄,气势宏伟,这哪里是学生宿舍,简直就是一座宫廷大殿。(注:现在知道,这座大殿就是南海禅寺里的一座大殿。)大殿向北围出一片不大的小院,小院东面墙上辟出一面双扇小门,小门前一条约两米来宽十几米长的小路和湖岸相连。我们顺着小路进入小门,大殿正面依旧保留着不知什么年代的木质镂空的壁窗,壁窗的颜色红黑老旧,油漆斑驳,沧桑古朴。雷鸣告诉我:这原来是一座大庙,现在做了女生宿舍,学校的七七届女生全住在这里。推门进殿,里面果然横横竖竖地摆满了上下床,过道曲曲折折,迷宫一般。学生都上课去了,偌大的殿里死一般的寂静。雷一鸣的床铺在下边,我坐在她对面的床上,说了一会话,她说的多些。她说学园林的女生较少,将来分配也是个问题,需要园林专业的多是些林业果木林场,这些单位多远离城市,可大家又希望到城市去,竞争一定会很激烈。

 我默默地听着,很少插话,学校生活什么样的还不知道呢,更别说毕业和分配了,对我来说那还是十分遥远的事情。一节课后我告辞,雷一鸣去上课。④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835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