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寂静苑陵城  

2013-05-06 16:16:11|  分类: 田园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寂静苑陵城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寂静苑陵城

也许是东临中牟县、尉氏县,属于新郑辖区边缘地段的缘故,即使在“五一”假期中,“苑陵故城”也几乎不见什么游人,仿佛是养在深山的小家碧玉,未被人知。但作为有两千多年古老历史的苑陵故城面积之大和城墙长度之长却不因游人稀少而逊色。用当地人的话说,保留下来故城的南城墙、东城墙和北城墙总长度达六公里以上,以东城墙和北城墙保存比较完好。即使经历了两千多年的风霜雨雪侵袭、天灾人祸毁坏,在东西长、南北宽的城墙包围下,故城依旧是一处明显的城池轮廓。只不过除西面为古城村村民居住地外,其它大多数地方都是庄稼地了。

春末夏初,一个无风的日子。连片的出穗麦田静静地铺在暖暖的春阳下,犹如一幅巨大的绿色风景画。空气也凝滞了一般,静谧之中,没有了城市街道上难闻的汽油味和飞扬的尘土,没有了小摊小贩烧烤煎炸的刺鼻油烟煤气味,仿佛空中到处是阳光流过的默默温情,细细品来,似乎洁净空灵之中还弥散着一些淡淡的清麦气息。

走在老城墙下和麦田之间的黄土小道上,一边是郁郁青青的麦地,一边是沧桑古老的城墙,稍加留意还可以有幸捡到几块秦砖汉瓦的残片。恍惚间,甚至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更让人诧异的是故城内的东北角竟然还有一片似林非林、似村非村的村落残迹。其间松松散散地分布着十几处颇有些年头的青砖瓦房和残破院落,有些院落明显地已是人去屋空。院内杂草丛生,不见人迹,房屋老旧,年久失修,瓦楞之间,青草簇簇,屋门油漆斑驳,落锁锈迹斑斑,窗棂断缺失修,窗台灰尘厚积,伫立在这样的院落中,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几十年前,甚至几百年前的明清荒宅之中,不免让人产生一种阴郁逃离的胆怯。要不是偶尔听到附近还有几声鸡鸣犬吠,很难想象这样幽寂的村中竟然还有村民生活其中。徜徉这样的小村里,要是真的见到一个从柴门里走出绾着发髻,穿着大襟衣衫的小脚老妪,你说是她该会问我“客从何来”,还是我该问她“此为何处”呢?想到此,我不禁哑然失笑。

中午,在村边不远的一片小树林里,支好单车,绑上吊床,拿出自带的午餐,饭饱水足之后,在悠悠然的吊床上,在似睡非睡之间,听着头顶树冠上啾啾的鸟鸣,忽然这片孤城的偏僻之美感到庆幸。要是比邻近郊,恐怕早就被扩张的城市“现代化”了,哪里还会有今日之幽静呢。

           ( 201351日游新郑“苑陵故城”记

[原]寂静苑陵城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原]寂静苑陵城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523)|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