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 平舆,我回来了②  

2013-04-26 22:27:45|  分类: 后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舆,我回来了

 ……三门闸公路旁的铁栅栏门下,趴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再也没有醒来的民兵,许庄至前岗公路上的大规模械斗,夏至时节公路两旁的麦田里举着铁锨、扁担、粪叉追打知青的农民,大卡车车厢里一群坐着躺着包扎伤口的绷带还渗着血的知青……一幅幅虚虚实实的画面在脑海里重叠出现。如果历史让我们与当时当事的农民面对,与那个失去生命的民兵的亲属面对,我敢于直面这血腥的场面,敢于正视那悲怆的妻儿父母兄弟姐妹吗?我不敢回答!我们可以一遍遍地重复民族灾难的残酷记忆,却不敢轻易揭开一个人已经愈合的伤疤,因为它还会滴血。“那时,我们的所作所为,恐怕决不是一个‘年少轻狂’就能敷衍的。狂热替代了激情,信仰变成了盲从,自我充斥着理智,这是一代人的悲剧啊。”

 驻(马店)新(蔡)公路旁一棵雪松后面半遮半掩地露出一块“前岗村”的路牌,路牌旁是一条从柏油路北侧伸出的小路,路口两侧是几处搭建的简易房屋,路东有一处买卖沙子的场地。

 ……四十年前,路口除了在公路南侧立有一块约一尺多高的写有“44公里”字的石碑外,什么也没有。在驻新公路沿途,像这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路口不知有多少处,可是在1973年到1974年底的这一年半的时间里,这个路口却成了来来往往司机们的梦靥。开始,知青们出门、去县城、回家拦的多是拖拉机或大大小小的各类卡车,后来就连长途汽车也不能幸免了。用长途汽车司机和售票员们的话说:别说让郑州知青买票,他们不在车上惹是生非就感谢上帝了。赶着小毛驴长途拉脚的农民们必须经过这个路口时,常常会在离这里一两里路的地方就停下不走,等聚集了一帮子人,才敢在后半夜壮着胆子集体匆匆通过,颇有些抗战时期游击队通过敌人封锁线时的紧张……

    (这两幅图都是从凤凰网“二中四中知青地”网页中下载同学的照片)

[原] 平舆,我回来了②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原] 平舆,我回来了②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