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转]在驻马店“75.8”特大洪水的日子里(上)  

2013-02-03 22:22:11|  分类: 【转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驻马店“75.8”特大洪水的日子里(上)

原平舆县庙湾公社郑营大队第二生产队 知青   阴河发

       (说明:阴河发是郑州四中七二届毕业生,七三年下乡到驻马店地区平舆前岗“五七”青年农场,后又插队到平舆县庙湾公社郑营大队第二生产队。这是最近他写的一篇回忆驻马店75.8特大洪水的亲身经历。我见过几篇回忆这次特大洪水的文字,文字都写了洪水带来的巨大灾难和灾区人们悲惨经历,阴河发的文字也是如此。但不同的是在叙述这样内容的同时,却不乏乐观、无畏的斗争勇气。用阴河发本人的话说,“年轻真好”,“知青真好”。)

19735月我从郑州四中高中毕业。毕业后除极少数符合政策留城的同学和当兵外,剩下的一锅端,全部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我们四中的同学于当年623日下乡到驻马店内地区平舆县前岗“五·七”青年农场。1974年底农场解散,我插队到了庙湾公社郑营大队第二生产队。

1975年春,队里安排我负责制玉米种的任务。到了8月6日,玉米制种的工作基本完成,我就向队长请了假,约了好友成路、师现臣一起到后刘公社大黑大队去看望我们的另一位好友刘国政。

我们一大早就上路了。那时出门多是走路,从我们庄到大黑庄足有五十多里,快到中午才走到大黑。国政见我们来非常高兴,吃吃喝喝,聊天吹牛,好不快乐。第二天,国政说离这儿不远的刘吾村还有咱排的同学,既然来了咱去看看吧。虽然天气不太好,还下着小雨,我们还是欣然前往。只是不凑巧,那个同学不在,但和她一个生产队的二中一个叫薛留锁的同学很热情地留我们在那里吃饭。饭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想回大黑大队的时候,雨却越下越大。那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雨。后来有人形容说端个洗脸盆往门外一伸,不用停,拉回来就是一满盆水。虽然当时我们没有那样试,但我看到不足十米处的土墙已经被重重的雨幕遮挡得看不清了,地上也被白亮亮的雨水覆盖,已看不见黝黑的地面了。我们回不去了。当天我们就留在了刘吾三队。晚上,薛留锁招待我们吃饭喝酒。外面的豪雨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致。大家高高兴兴地直聊到十一二点,酒足饭饱之后才睡觉。大雨一夜未停。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75年8月8日),我们是被外面社员们嘈杂的喊叫声惊醒的。我们一坐起来,便发现鞋子没有了,水已经没过了膝盖。打开门,大雨依旧下着,院里和屋里的水一样平。一看这样,刘国政非常着着急,担心着自己的住房,一定要回大黑。在大家相劝无效、又不放心他一人走的情况下,我决定和他一起回去,因为我们几人中只有我的水性还凑合。于是我俩找了块塑料布披在身上,冒着大雨,趟着快到大腿根的水,就出发了,开始了我今生遭遇的最大洪水经历。

一路上,水浅些的地方就走,水深的地方就游过去。到离大黑不远的一条河的时候,看到河水已经平了部分河堤。河堤有些稍低的地方已经开始向堤外漫水了,刘国政他们生产队的干部正领着一些男劳力在河堤上堵水。刘国政一看,不好再走,就参与到社员们挖土堵水的战斗中。我看到当时的河堤已是多出漫水,就靠这十几把铁锹根本不起作用,还不如回去把屋里的东西抢出一些。于是就对国政说了一声,我先回去看看屋里的情况,就赶紧往他们的住处去了。

回到他们的住处一看,屋里的水已经齐腰深了,一根人根本什么也干不成。正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刘国政和社员们也都从河堤上回来了。原来干部们看到堵水无望,就让社员们各自回家搬东西。我一看有了帮手,勇气大增,站在门口伸手向墙被水淹的地方一摸,感觉被水泡软的墙体只有十来公分厚,里外加起来也就是二十来公分的墙体被泡软,相对于五十来公分厚的墙来说,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倒塌。于是我就一人进到屋里搬东西,让国政在外面接。我往外传得快,国政在外面接的急,实在接不及的我就直接扔在外面的水里,毕竟房子随时有倒塌的危险。大约十来分钟时间,东西搬得差不多了,我就准备出去,随手又从梁下面拽出一代粉条。出了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果然当,我们搬着东西趟着水往村里走了不足百米的时候,就听见身后“轰隆隆”一阵响声,我们扭头一看,我们住的那一排房子已经倒在了洪水里。我为自己庆幸,也为刚才的行为感到自豪。 (上)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