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33.“走麦城”1980.12.1  

2012-10-28 22:19:50|  分类: 查漏笔记198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漏笔记.33                一九八O年 十二 月 一 日                晴

                             “走麦城”

 这次到汝南外调是一次不折不扣的走麦城,不但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似乎还受了那个妇人的捉弄。

 下午,我们到了红光公社。按我的想法和外调原则应该先到公社找组织了解一下情况,由组织出面去找来调查对象,我们才与她人接触。但由于下汽车后,公社和要去的学校方向相反,而张欣民又想早些结束调查后回新蔡的家,就直接去了学校。结果学校那位老眼昏花的老校长一看是地区教育局来的人找赵紫梅,不问青红皂白就招呼人把赵紫梅找了来。别看这位比我们也就是大五六岁的女人,可对付我们的调查却像大人对付小孩一样。我觉得没几句她就把我们的意图摸清楚了。对我们的问题不是一问三不知,就是一推六二五,再不就是时间长已经忘记了。就连她老公在西平的具体地址都说不清楚,说领我们去她家容易,要问具体地址就说不清了,平时也不往家写信。把我气得直想骂她几句。当我俩两手空空、沮丧地离开学校后,欣民匆匆地坐车回家了,让我独自回驻。

 明天,真不知道该怎么向领导汇报今天的情况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