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溱洧寻踪⒇ 之新郑掠影 ③  

2012-09-09 20:41:32|  分类: 田园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溱洧寻踪⒇                     新郑掠影 

今,就是在这片郑国的土地上也没有几个人还知道两三千年前的“上巳节”了。三月三的“拜祖大典”和那个古老的上巳节比起来,庄严隆重有余,情趣生动全无。虽然大典现场也可以看到许多的“士与女”,但那些“士”已不是英俊潇洒的小伙,而是些政府官员、企业精英、金融大鳄、娱乐明星和应邀来捧场的各单位组织的头头脑脑;穿着红红绿绿的也随处可见,却一个个低眉顺眼,嘴角挂着职业的笑容,表情如同复制出来的一般,恭恭敬敬地为那些大腹便便者迎进送出,端茶上菜。在她们身上,你再也找不出方秉蕑兮的娇媚旖旎和伊其相谑的灵动活力。古人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现在似乎有了,但贴上去的却不伦不类,全然不是一个民间的大众节日,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贴着拜祖大典标签的商业活动罢了,跟咱老百姓没有多大关系。

    离开黄帝故里,我们又踏上了前往白居易故里“东郭寺”的路途。路上,我们猜测着白居易故里可能见到的景象:也许是几间三五间简陋的破旧老房,也许像欧阳修陵园那样的一处几进的院落,也许还能看到几通古老的石碑。感觉甚至有了点如同即将见到久违的情人那样的兴奋。东郭寺在新郑县城西,也就十来里路。经过几番询问,上午11时许,我们终于找到了东郭寺村。在村口我们问了两个村民,答案却使我很是失望,他俩竟然只知故里,不知其处,建议让我们到村里学校去问问,说学校先生见多识广,兴许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并指给我们学校的方向。在村里一条有些泥泞的小巷北头,我们找到了大门朝东的小学。学校还没有开学,锈迹斑斑的铁栅栏大门紧锁,不大的校园内空无一人,有三五个村民在门口说话。我问他们白居易故里的问题,结果他们的回答竟与前面两个村民无二。我问,难道就没有几间老屋,或者几间祠堂,就是有几块石碑也行啊?村民们摇摇头。看着村民的表情,我们彻底失望了。倒是大人身边的垂髫小儿也许是对我们反复提及的“白居易”几个字发生了反应,其中一个有五六岁的小孩,望着我们用不太标准普通话背道:“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们和几个村们都停住了说话,一起看着背诗的孩子。孩子却有些羞涩地跑到一边和其他几个孩子玩去了。少顷,一个五六十岁的男子说:“今年春天,有人在白坟要修庙,不知为什么,刚开工就停了。”说罢还给指了指大概的位置。我们知道再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了,就告辞了村民,顺着他们指的方向,想去看看那处停工的“白庙”。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