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炒菜.熬盐.与教授  

2012-08-20 14:37:08|  分类: 田园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炒菜。熬盐。与教授

 在平面媒体上看到一则消息:中科院教授金锋在央视科教频道《健康之路》中说:炒菜时放盐过早会使氯化钠中的氯挥发去,只剩下钠,要保持咸味就得再加盐,因此最好是菜熟的时候再放盐。而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范志红则斥责其为:“耸人听闻。”范的解释是:氯化钠的性质很稳定,熔点是801°C,而烹饪温度一般在200°C左右,在这样的环境中氯化钠是不会分解的。再说钠的化学性质很活泼,遇水立即生成氢氧化钠和氢气,不可能只剩下钠。

 看到俩教授对掐很是惬意,“理不辩不明嘛!”只是我不明白,这些普通化学知识初中就已经学过,教授们还不至于为这些“小儿科”的基础知识对掐吧。难道这位披着中科院外衣的金教授真是如网友们所称的“叫兽”不成?

 忽然想起一点小时候的事。我老家在豫北,村子周围曾经是大片的盐碱地,庄稼几乎难有收成。每到冬季和秋末春初,一早起来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白花花的地面,农民说那是“盐土”。有人就用刮板把这些白花花的土收集起来,经过用水“淋”,在缸里日晒蒸发,就会变成极咸的浓盐水,最后把这些浓盐水在大铁锅里熬,当地人称之为“熬盐”,直到水分快要熬干,才会停火,最终逐渐成为颗粒很大的粗盐。那时,人们就是用这样的盐煮饭炒菜。如果金教授所说是真的,那在熬盐的过程中,氯岂不挥发殆尽,最后只能剩下半锅金属钠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