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28.生产队挽歌 1980.11.13  

2012-07-04 20:32:16|  分类: 查漏笔记198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漏笔记.28             一九八O年 十一 月 十三 日                晴

                           生产队挽歌

 今天收到了下乡村上韩天松的回信,也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只是信中所谈现在农村的内容很有些令人不安。

 在此之前,虽然听到些农村分地分农具分牲口的事情,但毕竟还没有涉及到自己熟悉的环境,仿佛跟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而天松的来信却一下子把自己也置身于这样无法躲避的现实之中。“咱刘吾大变样了,地分了,牲畜、农具都分了,好像是没有生产队存在的样子。”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呀!解放已经三十年了,从持续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小农经济发展到今天较为巩固的集体经济,这是历史的进步,是在曲折的道路上艰苦跋涉一步步走到今天的。虽然集体经济也出现了这样那样问题和缺陷,这也同所有的新生事物一样是发展探索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按说我们需要的不是一棍子把它打死,而是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地去改变它完善它,而残酷的现实却是相反……原来整块的土地,又被一块块的界桩分开,大型农具不能用了,农田水利设施也同样遭遇灭顶之灾,今年播种麦子就已经出现了人拉耧耩地的现象。读着天松的信,我的心在颤栗,仿佛是在听着一曲生产队的挽歌。 (28)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