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蹉跎青春――我的中学生活 ⑿  

2012-02-24 16:57:58|  分类: 中学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蹉跎青春――我的中学生活 ⑿

                                纱厂学工

(补记-2  )1969年入校不久,就开始分批到郑棉四厂参加学工劳动,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那次我被分到了布机车间的南织,“南织”即南布机车间,和北布机车间相区别。我和班上的一名女生搭班,跟一名个子不高、笑起来很甜的年轻女工学摆梭。摆梭就是把梭子里的空纱管取出来,再把换上满纱管的梭子放入织机上的梭库就行了。那活并不难学,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就是个熟练工罢了,要不了一会儿就学会了,只是摆梭的速度和师傅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老母猪和梅花鹿赛跑的结果了。那女师傅干起活来,左右开弓,一手从空梭库里拿出梭子,顺势就把空纱管顶了起来,撂在空纱管箱里,另一只手转瞬间就把一支满纱的管装在了梭子里,并挂好了线头,接着拿梭子的手轻轻一摆,梭子入库。一套连续的动作也就三五秒钟。那姿势与其说是劳动还不如说是在表演手技。跟着师傅干了一会儿,我们两个学生就开始顶一个工人的位置上岗了,要不停地给48台织布机换梭子。开始还真让48台织机闹得手忙脚乱,但一个班下来就基本可以应付了。两三天后就同工人一样,干半个多小时就可以空出十多分钟的时间,坐在织机旁歇歇腿脚了。

    摆梭工的工作好做,倒是布机车间的环境一时还真难以适应。一个布机车间,七八百台织机同时开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形成巨大轰鸣。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巨响,火车的轰隆声有远近的渐变,排炮的爆炸有瞬时的间隙,可布机车间里震耳欲聋的轰响却是一种没有任何变化的长时间的鸣叫刺激,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令头脑发涨的烦躁。这种声音只有在停电、开饭关机的时间里才会消失,我们才能在车间里享受一会儿难得的宁静。在布机车间里是没有语言交流的,即使趴在别人的耳朵上吼叫也无济于事,只能靠几个大家都熟悉的手势做哑语似的交流。更要命的是下班后车间里的声音却还跟在耳边不肯离去,虽然不是轰鸣,却变成了一种像没有调试好的半导体收音机发出的电流尖叫声。问同学,大家都是如此;问工人师傅,师傅说刚进车间都是这样,五六天后就慢慢地好了。果然,一个星期后,大家耳朵里的尖叫声就悄然消失了。 ⑿

              (下图为布机车间一角*网络图片)

[原]蹉跎青春――我的中学生活 ⑿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