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9.正阳行 ② 1980.9.18  

2012-02-11 19:19:39|  分类: 查漏笔记198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漏笔记                        一九八O年 九月 十八日              晴

                           正阳行 ②

 早晨六点起床,饭后乘早班车到二中队时,还不到八点。因为是第一次与这样特殊的调查对象打交道,没有一点经验,为此,在车上我和张老师还嘀咕了好一阵。

 在二中队接待室,带着犯人的狱警对犯人喝斥了一声“要老老实实交代问题”后,就离开了,只留下我们二人。当面对身穿灰白相间囚衣的犯人猥琐地隔着桌子坐在我们对面的时候,我竟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不知如何是好,扭脸看了一眼身边的张老师,张老师也正看着我。我俩尴尬地相互点了一下头,张老师把眼光转向了桌子前面的犯人,问道:“你叫XXX吗?”犯人点点头,回答了一个字:“是。”张老师就直接进入了正题:“1968年你在驻马店第三小学时,多次参与毒打祝天夏,你把这些事情的过程说一下。”也许掩饰罪行是人的本能,也许我们不够威严,眼前的犯人愣了一下,说:“都那么长时间了,记不起来了。”

 犯人不愿交代,这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我放下笔,和张老师对视了一下,张老师接着说:“根据我们掌握的材料,你当时是驻镇三小的革委会成员,是原金生的得力干将,当时三小的许多事情你都是参与者,甚至可以说是主要参与者,也多次参加了对祝天夏审问毒打,那次致残祝天夏的审讯你也在场。这不会错吧?”张老师稍稍停顿了一下,还有意地翻了翻我们带来的材料,接着说,“你最好仔细想想,隐瞒是没有用处的,你不记得,会有别人记得,当时参与这些审讯和毒打祝天夏的不是你一人吧?那次致残祝天夏的毒打,算你共四个人,我说得不错吧?”犯人地点点头,回答了两个字:“是。”张老师接着说:“那就从把祝天夏打残那次开始吧。你不说,别人未必会不说。”张老师不说了,眼睛盯着犯人。停了片刻,也许也就是一两分钟样子,犯人说话了:“我再想想,我再想想。”犯人低着头,一副思考问题的样子,又过了一小会儿,终于开始缓缓地交代问题。

 在犯人交代的过程中,我尽可能地把他交代的事情记下来。张老师则在一些个别认为关键的地方插问一两句:“你说不是你打断祝天夏的腰,那是谁打的?当时参与的只有你们四人,这样重要的情节你不会忘了吧?”犯人似乎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我记得是原金生踩断的,你们可以找他俩问问。”“他俩叫什么?”张老师追问道。犯人说了俩个名字。我记了下来。接着犯人又交代了其它几次与打祝天夏有关的事。

 问询结束时,已近中午,征得狱警的同意后,我们要求犯人下午把与原金生有关的内容写出书面证言。 ⑼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