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家有孩子 哭着长着  

2012-11-01 15:18:28|  分类: 家事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有孩子 、二                          哭着长着

 儿子出生那年,我在一所“社中”(公社中学)教书,后来改为“乡中”。这是一所农村的全日制住宿初中,当时像多数农村初中一样,规模不大,三个年级六个班,约四百来学生,二十来名老师,七八个炊事员,他们都是当地人,把家安到学校的只此我一人。那时农村还没有幼儿园,妻的半年产假过后,就开始上班了,因为妻的单位离学校较远,农村那时也没有托儿所。除了偶尔岳母会来帮我照看一两个小时外,看孩子的任务就责无旁贷地落在了我的身上。好在学校施行的是寝办合一的办公方式,每个老师一间房子,即办公又寝卧,这样虽然给生活和工作带来些不便,但却给我带孩子提供了方便和合理。除了上课以外,其余时间就可以一面看着儿子,一面备课、改作业、处理学生问题。作为语文老师,从走上三尺讲台开始,到2005年“改正归邪”放下教鞭,一直都担任着班主任工作。孩子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踏上人生旅途的。

 由于上课和看孩子二者不能兼得,于是儿子的睡觉在一定程度上就不能都按他的需要而睡了,还得尽可能兼顾我上课的需要去睡。两个班的语文课连上两节得两个来小时,上课前我就尽量逗着他玩,直到上课前几分钟才把他哄睡。我能控制上课前儿子睡觉的时间,但却不能控制儿子什么时候醒。下课后我从教室匆匆往回赶,最怕听到的就是儿子扯着嗓子的哭声。每次听着儿子的哭声匆忙打开门,看着在童车里涕泪满面、手舞足蹈、把小被子踢到一边的儿子,心里总不是滋味。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冬天下课回来,一进门见儿子不知怎么从床上掉了下来,趴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嘶哑着嗓子在哭。小手抓抓地抹抹脸,把个小脸儿弄得跟花脸猫似的。好在这样的情况并不多。也有时候下课回到办公室,儿子已没有了的踪影,原来临近没课的老师听到哭声就会到我屋里帮我哄哄孩子,或者抱出去玩。因此即使我不在办公室,关着门,也从来不拔钥匙。

 儿子的成长是和学校的同事分不开的。因为学校就这么一个婴幼儿,闲暇的时候一些同事就喜欢抱着玩,大一点的时候就领着玩。魏家杰、赵子新、刘铁栓、郎建华等都是常帮我带孩子的老师,高焕、连发、小英、毕师傅等食堂的炊事员更是干脆把孩子放在童车里推走,一带就是大半天时间。从儿子哭哭啼啼的婴儿期,到牙牙学语,再到能玩耍的幼儿,儿子就是在这么多同事的呵护下渐渐长大的。不仅仅是老师和校工帮我带孩子,就连学生也常常给我帮忙。一到课外活动和开饭后的空闲时间,就常有女生把孩子抱走。而且她们和我打的招呼也特别:“老师,叫俺抱毛毛玩一会吧。”“毛毛”是儿子的小名。②

田园守望者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