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说古论今话交通 ①  

2012-01-29 19:50:36|  分类: 往事如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古论今话交通 ①

 元月中旬因事回豫北老家,原以为此时临近春节正是交通最为繁忙的春运之际,免不了会受交通之困。哪知旅途却与平时无异,长途车,短公交,一路顺风,直把我拉到要去的村子。旅途之顺令我对建国六十多年来的交通发展感叹不已。

 听我姑父说,解放初为了给新盖的里生外熟的瓦屋外面的青砖勾缝,愣是用一辆木制小独轮车“吱吱呀呀”地从一百多里外的新乡,用了六七天的时间,推回一土筐熟石灰。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虽然有了长途车,但汽车只走市、县之间的柏油马路,我们村子偏僻,下车后的二十五里路还得靠双脚一步一步地去量。我六七岁的时候,一次随父亲回老家,走了十七八里后一步也不想走了。父亲背着东西,不能背我,只好花五角钱,让路上的一拾粪老汉背着我走完了最后的几里路。

 随着年龄的增长,文革初期,十一二岁的我开始独自来往于城乡之间。那时的长途车班次很少,下午从新乡开出,到大村站下车往往已到半晌之后,常常没有赶到家,天已经黑透。要是冬天,走夜路更是常有的事。在这不少于二十五里的路上,有两个村子间的距离竟然达十来里之远,其中土岗、荒坡、树林、洼地相连,弯曲的土路旁随处都是一人多高的、一种叫桑树柳的灌木丛,别说黑夜,就是白天这段路上也少有人行。好在那时民风淳朴、社会安定,走夜路时虽然常被野兔宿鸟吓得心惊肉跳,却也从来没有遭过意外。记得一次春节前回家,夜间迷了路,敲开一户农家问路,主人却说,天黑路生,你路又不熟,就住下明天再走吧。我就和他家的一个孩子在煤火旁的草铺上睡了一个晚上。 ①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