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农村 农具 农活 之 箩头的记忆 ⒂  

2011-09-20 22:11:24|  分类: 农村、农具与农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农村 农具 农活 之 箩头的记忆 ⒁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 农具 农活
           箩头的记忆 ⒂

 箩头:一种盛放物品的、类似筐的条编工具。

 今年夏天回豫北老家,见姑姑家的墙上竟然挂着一件久违的、熟悉的老物件——箩头。见到它,许多沉寂大半生的儿时记忆都一下子苏醒了过来,在眼前晃动着,是那么清晰。十一二岁的时候正赶上“文革”开始,学校一切都乱了套,课上不成了,城里呆不下去了,自顾不暇的父亲更无力管束孩子,只好把我送到了偏僻的老家,让我和独守老宅的大娘作伴。在那段时间里,我也同农村的孩子一样,天天下地干活。因为年龄小,参加生产队集体劳动机会很少,更多的是和小伙伴们一起背着箩头割草。割下的草一般是交到生产队牲口院,称重后换记成工分,然后铡碎喂牲口。有时也背回家往地上一倒,晒干后烧锅做饭用。那时候地头路边河畔坑塘周围,还有低洼的湿地,不长庄稼的盐碱地,到处都长着或密密匝匝或稀稀落落的青草,割草挣工分也就成了农村“半大孩子”的主要劳动方式。

 早上一般是不割草的,因为露水大,地湿,草湿,孩子们懒床也是原因之一吧。早饭后和午饭后,大人们听到生产队的钟声上工时,小伙伴们也会三五成群地招呼着背着箩头下地割草。说是割草,其实是铲草。蹲在地上,右手握小铁铲,把草铲掉,左手随之把草抓在手里。不停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并且向前或草多的方向挪动着位置,左手抓满了,就随手放在地上。要不了多大一会儿,身后就会有一长溜儿一小堆一小堆的草。铲一会儿,腰酸腿麻了,趁起来活动腰腿的当儿,把割下的草收起来,装在箩头里。手脚麻利的小伙伴一晌下来就能割四五十斤草,压实塞紧能装一大箩头。个子低点儿的背起箩头,从后面就看不见背草的人。我开始割草时,右手动作慢,左手怕草扎手,还怕铲子铲住手,别人割几十斤草,我连十几斤也割不了,少得都不好意思往牲口院去交。小伙伴们告诉我,铲子要贴着地皮铲,左手在铲子上方,随着铲子前后移动,就不会铲住手。经过几天的适应,后来也能割上个大半箩头草了,和小伙伴们一起把草背到生产队的牲口院过称,记上工分,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除了割草拾柴这些主要用途外,拾庄稼遛红薯拣粪,把自家的一些农副产品背到集市上去卖,箩头都是很实用的装载工具。虽然比同大小的篮子装果实类的东西会少些,但箩头可以肩背,比用手臂擓篮子要轻松一些。这才是:

枝别条编一箩头,割草拾柴背肩头。

童年记忆梦里头,别样滋味在心头。

 
[原]农村 农具 农活 之 箩头的记忆 ⒁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