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十年一聚  

2011-07-09 19:30:03|  分类: 苦乐田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 一聚

 2001届学生离开学校已经整整十年了,他们组织了昨晚的十年聚会,几位当时的任课老师和班主任也应邀前往。到场的学生近三十人,是班级毕业时人数的约三分之二。十年前这些80后的毛头小伙和丫头片子都已长大成人,有五六名学生已成家,甚至为人父为人母。虽然平时很少见面,有些甚至是十年未见,但作为班主任的我还是叫出了百分之八九十的学生的名字。说话间,很多往事也让我们这些老师们感慨万千。

 “老师还记得我不?”一学生进来见面就这样问我。面熟,但却没有名字可以对号入座,是我当时没有叫出名字的三四名学生之一,我直言相告:“想不起来名字了,但我记得你是入校时班上的第一个班长。”身边的学生向我说:“李海峰。”向其他老师问好后,李海峰在我身边坐下。我说:“用现在的话说,你当时应该是一个很、很……”我一时语塞,竟想不起来一个合适的词。他接着我的话说:“很个性吧。” “是的。”我点点头。他告诉我,他记得最清的一件事就是开学不久一次上课前他正在桌上趴着,忽然我把一把剪刀“啪”地一声拍在了他的桌上,说:“是你现在到理发店去剪头,还是我现在给你剪头?”这时,我忽地记忆起了刚入学时他那一头不亚于女生的齐耳短头,于是成了规范学生仪容的重点。他接着给我讲了他在大一时一件更“个性”的事。他说大一时因为厌学,不到一个学期就向老师请了个假,就跑到大西南玩去了。在重庆的一所大学和高中时要好的同学住在一起,生活上课达一两个月,其余的就是在云贵到处游玩。后来在家长的逼迫下勉强返校,续完学业。

 女生张丽贤在数学老师身边左下,问侯老师后,说:“老师,那年中招成绩出来后,你一见我就说,‘你的数学竟然及格了’。”数学老师哈哈一笑:“那是不是个好的起点呀?”女生说:“哪儿呀?到现在见了数学还是头蒙。”

 张培培站到体育老师身边,笑眯眯地问老师是否还记得他。杨老师端详了一下,说:“名字不记得了,好像是带你去补过考。”张培培高兴地说:“就是,就是。”

 “老师,记得我不?”桌子对面的一名女生向我问道。我说出她的名字“李松”。“老师,猜猜我现在干什么?”她又追问一句。我摇摇头。旁边一男生说:“猜对了是不是还要奖一朵小红花呀?”李松朝那男生一挥手:“别说话,先举手,再发言。”我明白了,说:“怎么小小年纪,职业病比我还严重呀!”又一男生接着说:“人家李松才是真正的孩子王。”我也打趣道:“李松,我要是失业了,能不能去你那打工呀?我学的可是‘学前教育’专业。”“没问题。大班、小班和中班任您选。”她稍稍一停,又接着说道,“干脆我把我的办公桌让给您得了。”我说:“办公桌就甭让了,你继续用着,把工资卡给我就可以了。”李松“哎呀”一声:“老师你怎么竟说我心里话了。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把办公桌让给您,就没准备给您工资卡。”语毕,一片笑声。

 学生们围着几名老师,说着自己,忆着当年,一盘盘美味佳肴寂寞地停在桌上,少有人光顾。直到夜近十一点,大家才兴致勃勃地照合影,在流光灯影中告别。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