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美哉《郑风》之《扬之水》(21)  

2011-04-19 16:23:46|  分类: 古文漫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哉《郑风》《扬之水》(21)

 就像恋爱不仅仅有花前月下的甜蜜,也会有风吹雨打的凄冷一样,婚后的生活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那些像树叶子一样稠密的、平淡如水的日子,加上天天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劳神的疲惫,稍不注意,就会有意想不到的矛盾搅起苦涩的涟漪。如果这种矛盾的根源是因为夫妻家庭中的琐碎杂事,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要不了几天就会像水面的涟漪一样,自己平息下去。最怕的就是来自外界有意或无意的挑拨离间、流言蜚语,而且被这种流言伤害最深的常常又是妻子。由于历史上女性社会地位低下的原因,特别是已婚女性在受到舆论不公正的伤害时,往往是有冤也无处可诉,只能在家里对丈夫一诉心声:

扬之水,不流束楚。[楚:荆条]

终鲜兄弟,维予与女。[鲜xiǎn:少]

无信人之言,人实迋女。[迋kuàng:骗]

  

扬之水,不流束薪。[薪:柴草]

终鲜兄弟,维予二人。[维:只]

无信人之言,人实不信。

“汤汤的流水哟,不能漂走成捆的荆条。我娘家缺少兄弟来给我壮势撑腰,只有你是我一生的依靠。千万别信他人的闲话,那些传谣是些多么的无聊。激扬的流水哟,不能漂走成捆的木柴。我娘家缺少兄弟来关怀,只有你我二人相依相爱。不要信别人的闲话,那些人的闲话实在不可信赖。”妻子受到丈夫莫名的责骂,她已经不只一次受到这样的责骂了,可她连丈夫责骂的原因也不知道。她没有问丈夫,她知道即使问丈夫也未必会说出来。那些莫名的的流言,那些无中生有的故事,可以像夏日的河水一样膨胀,可以像秋天的西风一样传播。它破坏着别人的家庭却又不给别人解释和辩解的机会。面对丈夫的责骂,无辜的妻子只希望能以潸潸的泪水和发自肺腑的话语来哀求丈夫,劝慰丈夫,打动丈夫。我们不知道这位丈夫最终是不是在妻子哀婉的劝说下明理息事,但妇人那凄凄切切的声音至今仍使我唏嘘不已。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