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闲话郑国三公⑶  

2011-02-27 19:47:32|  分类: 田园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郑国三公  ⑶

 那个时代每逢大事都要进行祭祀活动,如农事的春种秋收、国君的登基生日,更别说大战之前了。战前的祭祀就相当于现在的誓师大会,是相当隆重的。可郑桓公却故意把祭坛设到了郐国附近,在郐国城内目之所及的地方。郑桓公把郐国重要的文臣武将的名字和将来许诺给他们的良田官职都写在木牍竹简之上,贡上牺牲(祭祀的牲畜),再把血涂在木牍竹简上,最后将其埋在地下,郑重盟誓。后来这些木牍竹简又如愿以偿地落到了郐国国君的手里。昏庸的郐国君主一看这些通敌罪证,暴跳如雷,咬牙切齿地说:“哼,好哇!你们一个个吃里爬外的东西,种我的赏地,役我的奴仆,却里通外国。这还了得,给我杀!”于是不问青红皂白,竹简有名者全都人头落地。可怜这些郐国的文臣武将莫名其妙地就做了国君的刀下之鬼。

 还未出兵,先折大将,历来是兵家的大忌。郐国国君的这一通斩杀,实际上就已确定了他失败的必然结局。在接下来双方的交战中,郐国几乎就没有胜绩。郑桓公重在占地掠民,扩大地盘,也没有把郐国赶尽杀绝。最后把郐国国君困在了几乎孤立的都城之中,苟延残喘,不敢出门。郑桓公待溱洧河畔安顿好了,这才又赶赴镐京履职。哪知道,郑桓公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竟然死于国难,魂断镐京。

 凭心而论,郑桓公在溱洧河畔的这种行为,确实算不上理直气壮,正大光明,还真算是恩将仇报。但郐国的昏庸腐朽,纵使不亡于郑国,在以后“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东周诸侯兼并中,亡国也是不可改变的结局,这也算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吧。  ⑶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