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农村农具农活之磨红薯粉芡⒄  

2011-12-13 19:51:41|  分类: 农村、农具与农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农具农活 磨红薯粉芡⒄

 “磨红薯粉芡”实际上应该叫“磨红薯”才对,因为“磨”的过程只是把红薯磨碎了,而真正把红薯芡分离出来则是在磨了以后的那道叫“淋”工序。

 不过在我的记忆中,早先把红薯弄碎的方法并不是“磨”,而是“擦”。“擦”就是把红薯在“礤板”上经过反复地擦,把红薯擦碎至类似“泥”的过程。“礤板”可以说是一种很原始的工具,它和现在的洗衣用的搓板差不多,似乎要比搓板稍窄一些。木板当中挖出一块十来公分宽、二十来公分长的空框,上面钉一块比空框要大些的铁片。铁片上用钉子凿出许多小窟窿,使铁片的一面翘起一片鳞状的突起,这些突起很是锋利,红薯、土豆、萝卜等块状物从上面擦过,就会被擦掉一层。“擦”对一块红薯来说是很快的,但面对一堆几百斤甚至几万斤的红薯,作用就显得太单薄了。我小的时候就曾坐在小板凳上,面对着眼前的一个大缸盆,盆里架着一块礤板,我半弯着腰,拿着一块红薯在礤板上使劲地来回擦着,连擦带玩,半天也不能擦满一盆红薯泥。好在那年头各家各户分的红薯都是当口粮食用的,擦出点粉芡也就是准备下点粉条自己吃,能擦一二百斤红薯的农户都不多,所以擦得慢也就无关紧要了。再说那时一到秋末、冬天,地里早没了农活,农民会有充足的时间在礤板上慢慢地擦红薯。后来,磨粉机普及了,这种礤板很快就不见了踪迹。现在就是在农村也难觅其踪了。不过厨房里的“萝卜礤”就是很完整的“红薯礤”的缩小版。

 红薯磨碎后就该淋芡了。淋芡需吊起一个与地面平行、高约一米五六、由两根一米多长的、拳头般粗的木杠交叉而成的十字架,十字架的四个杠头分别吊着淋芡大吊兜的四个角,吊兜是很结实的白布。把红薯泥放进吊兜里,加些水,两手握着十字架的两个杠头,有规律地不停地摇晃,使混着粉芡的水从布兜渗漏到兜下面的大盆中。布兜里的水少了,就再往里加水,继续摇晃。直到碎末般的红薯里几乎不含芡时,才把剩下不多的、被人们称为红薯渣的碎红薯倒出来。红薯渣做熟以后也可以食用,口感不好,却是喂猪的好饲料。那时的农民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所以红薯渣从不会浪费。

 等到吊兜下面的大盆里沉淀的粉芡多了,就把粉芡再次装到吊兜里,让其自然滤掉粉芡里的水,形成一个足有篮球大小般的湿粉芡坨,重量会有五十斤左右。把湿的芡坨晾晒干后,再弄碎,就是我们常食用的红薯粉芡了。这才是:

 红薯磨擦摇身变,摇摇晃晃晒成芡。

 煎炸腥荤勾点芡,餐餐美味有贡献。

(下图是现在比较小巧的萝卜礤子,也可以擦红薯)

[原]农村农具农活之磨红薯粉芡⒄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这南方淋米粉的吊兜和北方淋红薯粉的吊兜比起来就显得小多了

[原]农村农具农活之磨红薯粉芡⒄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707)|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