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溱水寻踪⒃ 之 仲子槐(下)  

2011-11-03 22:09:54|  分类: 田园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溱水寻踪⒃ 之 仲子槐(下)

 一个温馨的夜晚,浅月偎依着仲子宽厚的胸膛,轻轻地说:“仲子,我怕。”仲子轻吻着浅月的额头说:“月月,我一定会娶你。我已经和父母说了,待秋收一过,老人就会赶着马车,载着新收的五谷和家里养了一年多的大肥猪到你家求亲。”有了仲子的许诺,浅月终于鼓起勇气,把憋在心头好久的话说给了父母。往日对女儿几乎是有求必应的父亲,这次却一口回绝浅月婚请:“不行!”父亲的话没有商量的余地。浅月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泪水很快就涌出了眼眶,就听父亲继续说道:“前些时,左将军吕襄已经托人上门提亲,要你做他家的二儿媳。我也答应了这门亲事。”也许是不忍看女儿的痛苦样子,父亲又委婉地解释说:“婚嫁是讲究门当户对的,你嫁入黎庶之门,苦熬是永无出头之日的……”低声啜泣的浅月根本就没听见父亲又说了些什么,在母亲和丫鬟的搀扶下,回到了闺房。母亲陪女儿在床边坐下,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闺女,认命吧。生在大户人家你就不能想嫁谁就嫁谁。在这事儿上,咱连那田猎农夫家的闺女也不如。你知道郑武公家的闺女吧?郑武公为了哄住胡国国君,把自己的闺女都嫁给了他,可没多久,武公就把胡国给灭了,可怜那闺女后来守了半辈子的寡。唉,咱自打生出来,就是男人们棋盘上的一颗棋子,往哪儿放都由不得自己呀。”

 听了娘的话,浅月知道,自己最快乐的日子结束了。半年多来虽然和仲子相聚的次数不多,每次相聚的时间也不长,短的不足一个时辰,长的也不过一晌。但仲子带给浅月的快乐却是难忘的。面对这样的结局,浅月不知该对仲子说些什么。昨日的欢情,今朝的幽怨,千言万语,万语千言,都化作一曲委婉、酸楚的长歌:“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 将仲子兮,无逾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歌声悠悠,曲儿绵绵,二千五百多年过去了,故事的结局已不再重要,当年的那片豪宅早已片瓦无存,名噪一时的英雄豪杰和戚戚无闻的黎庶百姓都已化作一抔黄土,只有那株历尽沧桑的古槐依旧默默的立在那里,仿佛在告诉人们树下曾经发生的凄美故事,伴随它的还有那首缠绵悠远的歌儿,“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下)

    ① 注:《诗经 郑风 将仲子》

[下]溱水寻踪⒃ 之 仲子槐(下)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