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253.午夜难寻 77.12.18  

2010-07-01 21:58:26|  分类: 知青日记②那年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七年  十二月  十八日             晴

           午 夜 难 寻

 昨夜正准备睡觉,豫生来对我说:公社来电话让和他一组的周韵洁明天一早赶到公社。不用问,准是招工,早些天就听说他们单位要内招一批子弟。可是前两天她到庙湾同学那儿去玩了。这样的事儿又不敢耽误的,我只能马上到庙湾去找她了,想让你跟我路上做个伴儿,问我行不行。这哪有不行的,于是,豫生借了两辆自行车,我俩就上路了。时间是昨晚9点45分。

 庙湾公社离我们这儿有六十多里,中间还隔着射桥公社,我俩谁也没去过,只好随走随问路了。出门时,一弯新月已在西面远远的天际,坎坷不平的土路在惨淡的月光下略显出一条影影绰绰的灰色长带,在我们的车轮下无限地延伸着。路两旁冬日的麦田里,休眠的麦苗模糊在昏暗的夜幕中。天黑路生,我们也不敢骑快。两个多小时,出了后刘公社,我们开始问路。因为已是半夜,我们尽量找村头场边的牲口屋去问,饲养员夜里要喂牲口一般不怎么睡觉。实在找不到牲口屋,就只好在路边敲醒熟睡中的农家,隔着窗户、隔着门打听前面的路。也不知敲了多少次门,问了多少次路,终于在今天凌晨快三点的时候找到了庙湾公社大杨大队孙楼生产队的知青点,敲响了几名女生住处的窗户。当我俩把他们四个女生从梦中敲醒,让我俩进屋的时候,她们惺忪着睡眼告诉我俩:昨天晚饭后周韵洁已经知道招工的事到平舆去了。我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不至于误事了。”接着她们又给我俩做饭,说了这次招工的事。做饭,吃饭,闲聊中,东方天际已有了蒙蒙的鱼肚白。我俩又连忙骑车返回,在公社知青办,杨干事说:“刚才周韵洁已经办好手续回大队了。”于是我俩骑车追赶,不到一半路,还真追上了徒步的周韵洁。

 虽然辛苦了一夜,但一切顺利,也祝周韵洁招工顺利吧。 

                         【 253 】

251.高考回顾①77.12.10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