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我的1940—1949 (上)  

2010-06-24 22:22:30|  分类: 家事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1940—1949 (上)

(讲述人为郑州解放后,管城区南曹乡入党最早的党员之一,也是最早的村党支部书记之一。)

 自打我记事起,就没有过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常常生活在饥饿和恐慌中。按说那时候人少地多,好歹种种也能填饱肚子的,可是谁都来要粮食,一年里要得遍没数,还不是什么皇粮国税。那时候日本人占着这地方,日本人要粮,皇协军要粮,国民党来了也要粮,近村上不定什么人拉个队伍照样得要粮食。有时候把粮食要走了,你连他们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当时来的最多的就是老百姓说的“面条队”,“面条队”就是附近村上人拉的队伍,几十号人,一百多号人的都有。这些人一来到村里,就挨家挨户催粮。那时候三天两头要粮食,谁家还有粮食呀!就是有点粮食也都藏起来了。没人交粮食,他们就挨家挨户的搜,翻箱倒柜,到粮食就弄走。有时候碰到人家正磨面,把粮食从磨上扫扫就弄走了。他们自己带的有厨子,把弄来的粮食磨磨,擀成面条就吃了,数多了,老百姓就叫他们“面条队”。

 当时的行政和现在的差不多,叫“乡”,乡底下叫“保”。方庄、棘针林、小李庄三村是一保。我记得有个保长吸大烟,他把收的粮食差不多都换了大烟。没钱了,就跟下面的甲长要。每个村上十来户就是一甲,甲长就是应酬催粮的,是两头得罪人的差事,谁都不愿意干。后来没办法了,就一户一户的轮,一户一个月。

 我记得小时候家里还有二十来亩地,后来没吃的就卖地,到民国三十年(1941年),家里就剩五六亩地了。那年年景不好,收麦的时候,五六亩就打了不到五桩(五布袋)麦子,不到五百斤。可麦子才碾好,还没拉回家,就叫催粮的给拉走了。秋季收成也不好,平时就没吃的,到过年的时候连锅都揭不开了。没办法,爹就带着我到离村几里地的清凉寺买了三十斤红薯叶,又跟人家要了一包糠,背了回来。那也没法吃呀,我就和弟弟打树上的干楝豆。那年我十四岁,弟弟十二岁。打的楝豆送到豆腐坊,(人家用干楝豆烧锅,点豆腐)换人家的豆腐渣。爹不知道又从哪弄了二升黄豆,配着糠磨了磨,掺上豆腐渣,包成红薯叶包吃。就这样过了个年。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年景也不好,记得那年过年的时候家里也就剩四五斤麦子了,磨成面,连糠带面算是过了个比去年强些的年。到民国三十二年,家境开始好些了。也不是世道太平了,也不是催粮的少了,是俺兄弟俩都外出谋生了。弟弟去郑州一家洗衣局当了学徒,我到十里铺去给一大户人家扛长工了,那一年我十七岁。家里少了两张正吃饭的嘴,就不显得恁紧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