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韩国赢球与中国足协病魔缠身  

2010-06-13 22:59:25|  分类: 田园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国赢球与中国足协病魔缠身

 6月12日下午,南非世界杯的绿茵场上,面对人高马大的希腊人,韩国人进球了,韩国人胜利了。面对这样的结果,我的心情却有些复杂。绝对有高兴的成分,精彩的场面酣、畅淋漓的进球都让人兴奋不已,更何况这是亚洲足球的胜利,是黄种人的胜利。可是也不乏酸溜溜的感觉,这样的球咋就不能是中国人踢得呢?

 谁都知道,在三大球上亚洲人最差的莫过于足球了。多少年来,不少砖家也曾不厌其烦地唠叨着:东亚的黄种人在足球的对抗中,面对人高马大的欧洲人、剽悍灵活的美洲人和强健勇猛的非洲人,甚至比我们高大的西亚人,我们都不占优势,输球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此,我们的足协也愿意顺其自然地把一次次的输球归咎于此。如果哪一次梦靥般的忽地击败了某支外洲的球队,我们的足协绝对会有一种阿Q摸了小尼姑脸的那种愉悦的快感。

 想当年,尽管在外洲球队面前我们的足协甘心做孙子,但在亚洲人面前还真真有几天当过老大的感觉。“东亚四强”其中非我莫属,“西亚杀手”也曾经是我们足协的美誉,那些东南亚的众多球队就更是小菜一碟了。就是在这样夜郎的美妙感觉中,不知不觉竟然疾病缠身了。“恐韩症”“ 恐日症”日趋严重,渐渐地几乎变成“恐踢症”了,只要往绿茵场上一站,就找不着北。就在我们足协被“恐X症”折磨得痛苦不堪的恶梦中,韩国人进了世界杯四强,日本人把西亚球队踢趴下了,就连几乎没有出过国门的朝鲜人也踢进了世界杯。于是我就纳闷了:一样的人种,一样的体质,一样的球场,为什么我们的球队就被恶魔缠身呢?足协也倒是进行过几次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小手术,非但没有治住病,最后自己也弄成了“头上长疮,脚底流脓”不治之症。现在,虽然足协被迫做了“换头术”,结果似乎并不理想,男足也仅仅是出现了昙花一现的回光返照现象,更要命的是女足现在也被男足感染,一上场也开始有找不着北的感觉了。面对如此顽疾,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神医才能够给中国足协对症下药。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