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238.夜色朦胧 77.8.14  

2010-01-11 21:27:28|  分类: 知青日记②那年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七年 八月 十四日                     晴

             夜 色 朦 胧

 我知道遭贼的时候,估计已经是今天凌晨了。

 记得是豫生在隔壁把我从梦中喊醒的。矇眬中,我听隔壁的豫生说道:“我的裤子不见了。”明白了是豫生丢了裤子,我也拿着手电筒到隔壁帮豫生寻找。床下、门后、桌子下面和箱子下面,屋里可藏东西的地方也就这几个旮旯,要是白天几乎是一览无余,即使现在用手电筒过一遍,也绝对相信,这屋里不会再有豫生的裤子了。

 寻找中,豫生一面说着事情的经过:“我是在睡觉中感觉搭在肚子上的裤子似乎是慢慢的滑落了下来,当时可能是觉得翻身时裤子滑到了床下,也没在意。可刚刚起夜,用手电筒一照,才发现地上根本没有裤子。我就喊醒了你。”我掀开他的蚊帐,只见空空的床上一头是一个枕头和枕边叠在一起的单子。屋里搭东西的铁丝上是他的衬衣和毛巾。难道是附近生产队牲口屋里没有拴的小牛犊或是小马驹把裤子衔走了?我这么想着。但觉着也不会,尽管一到夏天我们夜里从来就没有关过门,但门口总是横着一把铁锨,就是防止牲口到屋里捣乱。我进门的时候,门口的铁锨还好好的横在那里。

 我俩出了屋,用手电筒照照附近的地面,也一无所获。不远处牲口屋里正在喂牲口的饲养员,也许是看到我们二半夜的在门口转悠感到奇怪,就站在牲口屋门口问我们:“你俩不睡觉,干啥呢?”我说:“豫生的裤子不知怎么找不找了。”饲养员说:“裤子在屋里咋会找不着嘞?恁不会到明了再找?”

 这时,东方的天际已显出一抹淡淡的晨曦,远处传来了一声破晓的鸡鸣,接着附近又有几处响起了公鸡悠扬的鸣叫。“睡吧,天亮再说。”豫生说。我打了个哈欠,附和道:“好吧,睡觉,反正也跑不到哪去。”于是各回各屋。

 我钻进蚊帐,把单子紧紧地裹在了身上。虽值盛夏,但后半夜还是很有一些凉意的。 

                          【 238 】

238.夜色朦胧 77.8.14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