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再访溱水  

2009-09-09 16:49:43|  分类: 田园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 访 溱 水

 第一次寻访溱水,沿溱水之源牌坊沟,向下游走了约溱水的五分之一,回来后心尤不甘,于是在仲秋之初,又一次骑车远足访溱水。

 这次目标直指溱水中下游交界处的曲梁。从地图上看,曲梁距我们大约三十来公里,是目前溱水上唯一的一座水库。我想在那里是不是还可以看到碧波荡漾的柔情溱水呢?虽然由于人陌路生,走了十二公里的冤枉路,但上午11点左右还是赶到了曲梁水库。

 顺着三米多宽的乡级水泥公路,溜一个长长的下坡,坡底就是一座二十多米长的普通桥梁,曲梁水库的拦水坝就建在桥下。由于水坝的拦截,桥东西两侧的河面显出明显不同的景色。桥西侧是一片狭长的碧绿秋水,静静地躺在两岸树荫浓郁的怀抱中。也许是离公路太近,平静的水面上连一只水鸟也没有。桥的东面,野草丰茂的河床上,一条不宽的溪流默默地漾着一弯流水。顺流而下,两侧河岸依旧林木丰茂。人迹少至的小路上蔓草丛生,加上飘飘落下的黄叶,脚下已不见路面。走在上面“沙沙”有声。人所及处,不时惊扰水边的几只青蛙“扑通、扑通”地逃入水中,甚至还有两只被我惊飞的水鸟,从河边的草丛中“扑棱棱”地拍打着翅膀转眼间就消失在两岸的树林中。渐渐的水面宽起来了,水边蒲苇丛生,蒲苇相夹的是一片长长的莲池。莲花早谢,莲蓬已采,但荷叶田田,密密匝匝的荷叶下面是静静的流水。

 四周静极了,找片干燥的地方坐下,小憩片刻。近午的秋阳照着,困意渐渐袭来,眼睛也模糊起来了。西风淡淡,树叶沙沙,那河面上飘渺的不是两千五百多年前的迷人天籁吗?“萚兮萚兮,风其吹女。 叔兮伯兮,倡予和女。 // 萚兮萚兮,风其漂女。 叔兮伯兮,倡予要女。”歌儿袅娜,人儿袅娜。那田田的荷叶间莫不是正在划船采莲的少女,远远的树林边不是正在挥镰收割的小伙儿吗?如今,人儿已逝,但那至纯至美的《郑风》却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归途中,夕阳下的秋熟田野犹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墨画。点缀在其中的农人,有的在掰玉米,有的在刨花生,有的在摘豆子……我忽然感到:自古以来,那些勤劳的农人不正是这幅水墨画的主人吗!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