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升级版的批斗会  

2009-08-28 15:12:41|  分类: 往事如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升级版的批斗会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升级版的批斗会

应该是1967年5·1前后吧,因为天已经有些热了。记得是一个正吃午饭的时候,突然邻居家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我赶紧放下碗出门去看。只见几个戴着红袖箍的造反派已经把隔壁五十多岁的魏老师从屋里拉了出来。让人不解的是他竟然还端着饭碗。也许是改善生活吧,碗里是大半碗鸡蛋捞面条。那时,这绝对是相当不错的伙食。对我来说,不是逢年过节或生日,是难以见到这样的伙食的。几个红卫兵推推搡搡地把小心翼翼端着饭碗的魏老师带到了离我们住处不远的学校操场旁的主席台前。

这时,主席台前已经站着好几个这样的人了,都是些每次批斗会或游街时的熟悉面孔。其中也有两个人也捧着饭碗,一个人的碗里竟然是大米饭和烩菜,另一个碗里是大半个白面馒头。我想,那些没把碗端来的也许是因为伙食不好的原因吧,就像我们常吃的窝窝头、三合粉馒头、红薯面条是拿不到这里的。我正想着,“批斗会”似乎已经开始了。在乱糟糟的人群中,一个造反派的小头头正举着一个铁皮话筒冲着人群吆喝着什么,“今天我们吃忆苦饭,可是那些被推翻的剥削阶级却专门和我们作对,吃着大米饭、捞面条向我们革命群众示威,妄图恢复他们失去的天堂。我们革命群众能答应吗?”“不答应!”一些人大声地应和着,更有一些造反派已经开始对这些“地富反坏右分子”施行触及皮肉的批斗。端来的饭碗已经被人扣在了自己的头上,粘稠的面条顺着魏老师的头发、脸、衣服往下淌着。其他的“坏分子”们被造反派从后面几脚就踹跪在了主席台前,接着就有人上前去拳打脚踢,甚至鞭抽。听不到那些被打翻在地又被踏上一只脚的人的叫喊,也许即使有些痛苦的呻吟,也早就淹没在群众呼喊吵闹的浪潮声里了……大约二三十分钟后,造反派离开了,看热闹的人散去了,那些被打倒在地的人艰难地爬起来往家走去。年迈的魏老师最后是被他才上初中的外孙女和我搀扶回家的。不是我有正义感和同情心,毕竟我们是住在同一单元房里的邻居。

魏老师终于没有熬过那个轰轰烈烈的年代,当年的冬天他就去世了。记得是一个暖阳高照的冬日下午,魏老师的外孙女和我及另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子用一辆破旧的架子车,拉着一块不足二尺高的小石碑和一把铁锹,来到距离学校七八里远的一片乱坟岗,在一个新坟前挖了个坑,把石碑立在那里。

衰草萋萋,乱坟累累。我至今还记得那个泣不成声的女孩跪在坟前磕头的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