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警察“做”案  

2009-05-31 22:20:32|  分类: 田园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警察“做”案

 邓玉娇案原本并不复杂:5月10晚,湖北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办主任邓贵大等三位客人在梦幻城要求女服务员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时遭拒。邓贵大就拿出一沓钱抽打邓玉娇,并两次将其按倒在沙发上,惹得邓玉娇红颜一怒随手抄起水果刀将其三人刺得一死一伤后报警。5月12日巴东县公安局副局长宋俊如是说。

 要凭以上内容,就是法盲也明白,面对几名歹徒的强暴,弱女子邓玉娇实属正当防卫无疑,死者和伤者可谓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然而,也许当初是巴东警察的良心使然,案件通报忘记遮掩;也许是巴东警方破案心切,立功心急,只顾公布案情,而自断退路;也许是忽视了被刺官员的特殊身份。总之,人总有冷静下来的时候,何况民间女子邓玉娇的对面是一个强大的利益群体。这不,没两天警方就真的“冷静”下来了。

 于是,5月18日巴东警方通报的案情就有了些许的变化:三位客人要求邓玉娇提供的由原来的“特殊服务”,变成了“异性洗浴服务”,因为遭到拒绝,双方发生争吵,争吵中邓贵大两次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而不是如5月12日所说的“按倒在沙发上”,并且还有另外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的内容。这一变化不当紧,几乎就断绝了邓玉娇正当防卫的后路。试想谁可能在大庭广众的眼皮底下试图强奸呀!并且在邓玉娇身上还发现了治疗抑郁症的药物。这抑郁症药物的出现更如文学作品中的巧妙伏笔,在作品没有写完之前它可以有无数种超出人们想象之外的结果。

 由于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精神疾病,这就给案件的发展增加了更多的变数:即为开脱三位公务员的罪行做了合理的铺垫,又给将来即使“犯了”杀人罪的邓玉娇免罪提供了合理的依据——杀了邓玉娇天理难容啊!

 你看:到底是公安局的,不仅能把案子办得漂亮,更能把案子“做”得漂亮。即遮盖了当官的丑恶,又平了庶民激愤。将来把案子“做”成这样的结局,非专业人士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高!实在是高!”《地道战》里伪军汤司令如是说。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