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199.“子宁不嗣音”76.12.10  

2009-04-28 14:26:12|  分类: 知青日记②那年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六年 十二月 十日                     阴

           “子宁不嗣音”

 下午,一辆糖厂的130汽车停在队里甜菜地旁。全队的人都去出甜菜,过秤,装车。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子佩和春先却没有跟车来,跟车的工人和司机是两个三四十岁的男的。整个装车过程他俩都很少说话,显得有些呆板。我抬筐过秤,直接跟他俩打交道,但与他们说话,他俩不是哼哼哈哈地应付,就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应答。印象中,整个下午他俩就没有主动和谁说过话。装车快结束的时候,我忍不住地问道:“子佩和春仙怎么没来?”他俩似乎一愣,那个年纪稍长点的工人接了话:“回厂了。”之后就更是寡言。我心里纳闷儿,子佩不是说她俩要等到收了甜菜才回厂吗,怎么没打个招呼就突然回去了呢?也许是厂里有什么急事吧,再说打电话也未必会找的找我。我这么跟自己解释。

 晚饭时,佟玉玲说:“听河堂的老师说前两天岭王的女知青出事了。”我问:“怎么了?”她说:“好像是把一个队长扎伤了。”“哼,肯定队长没干好事,要不然咱女知青总不会是因为拦路抢劫扎了他吧?”我忿忿地说,接着又问道,“对了,下到岭王的不都是你们四中的学生吗?听说是谁了吗?”佟玉玲答:“没有。”

 吃罢饭,不知为何我却为子佩不安起来。我觉得估计还没有谁敢明着打女知青的主意,春仙的公公是岭王大队的书记,没人敢找她的麻烦,倒是子佩------我忽然想起子佩曾经说过,有的大小队干部,自以为是土皇帝,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她就遇到过眼神色迷迷的、跟流氓差不多的人。难道是子佩?。我心里嘀咕着。对,打电话问问李杰吧,他是小朱庄大队通讯员,消息应该灵通些。

 但电话里的李杰更是一问三不知,连岭王大队女知青的事他也没听说。从大队回来,心里依旧不安,要不这几天到平舆糖厂去看看?我这样想。

                              【 199 】

199.“子宁不嗣音”76.12.10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