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179. 案发子夜(上)76.8.22  

2008-12-14 14:16:41|  分类: 知青日记②那年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六年 八月 二十二日                                                             晴

                         案 发 子 夜(上)

 一大早,魏庄的三个同学吴建国、柳春莹、桑玲就一起来到我这里,说他们那里出事了。我问:“怎么了?”吴建国回答:“我们那里遭贼了。”下面就是整理他们叙述的大致情况。

 去年大水中,魏庄知青户的房子倒塌了。大水后,他们三人就住到了原来小队“育红班”的教室。所谓教室,实际上是三间解放前地主的老房子。虽是地主的房产,却是只有几层砖基的土坯房,草苫顶,后来充了公。只是位置几乎在全村的最高处,去年大水逃过一劫。大水之后,生产队就把房子西间的窗户扒开装了个门,用箔界开一间,让吴建国住。中间一间在门的一侧垒了个锅灶,放了几件厨具,算是厨房。厨房和东间的梁下也用箔界开,仅留一一人来宽的口以让人进出,东间就是两个女生的宿舍了。

 昨夜,准确地说应该是今天凌晨,大约一点左右,睡梦中的柳春莹忽然被屋里响动的声音惊醒,睁开眼是墨一样的黑。开始她以为是老鼠捣乱,但渐渐却觉得这种动静绝非一般小动物所为,而是------她害怕极了,躺着连动也不敢动,更不敢出声。可是那蹑手蹑脚的声音却在她床边停住了,而且感到蚊帐被掀开了,接着是被一只手触摸的冰凉。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惊恐地大喊了一声:“桑玲!”随着这一声的喊叫,桑玲从梦中惊醒,她俩同时听到了外屋“哗啦”一声什么东西破碎的响声,接着是重重的脚步声急促地从屋里跑出来,经房前,绕东山墙,很快就消失在了屋后。

她俩慌慌张张地起来,点上灯,只见门已大开,放在床头箱子上的台式收音机,已被搬到了外间地上。刚才的响声就是贼人仓皇逃跑时踢到收音机或是撞了放在收音机上的镜子掉地摔碎的声音。她俩赶紧叫了西间吴建国几声,才把睡觉死猪一般的吴建国喊醒。

 被喊醒的吴建国赶忙起来,一拉门,竟然没有拉开——门被从外面拴死了!他只好从后墙边把当界墙的箔扒开一个口子,钻了过来。只见地上除了被搬到外面的收音机和摔碎的镜子外,还有一根比擀面杖稍细、不到一米长、新折断的树枝。他望着外面黑魆魆夜色,就没敢往外门迈腿,重新把门关好,顶紧。几人不敢再睡觉,估计也难睡着了,竟然选择了打牌挨到天亮。天一亮,向小队长报告了情况后,直接就跑到我这里来了,准备到大队说事儿。

                           【 179 】

179. 案发子夜(上)76.8.23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