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168.佩坦心迹(下)76.7.13  

2008-11-13 19:48:06|  分类: 知青日记②那年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六年 七月 十三日                        晴

             佩坦心迹(下)

(续昨)子佩倒是没有在意,她继续说:“从去年因为种甜菜和你们知青有了接触,渐渐发现跟我们农村的青年比起来,你们身上有着许多不同的地方。一方面你们自由散漫,油嘴滑舌,玩世不恭,甚至有些野蛮;另一方面又乐观开朗,积极向上,敢打抱不平,充满活力,真的就像毛主席说的那样朝气蓬勃。”我的心跳突然开始加快,仿佛看到一种不期而至的期盼一样,脚步不自觉的停下来。子佩却依旧缓缓前行。我赶紧几步,又和她并排。她略低着头,接着说道:“但我心里明白,你们都是候鸟,而且是像大雁一样的候鸟,在这里停留也仅仅是短暂的休息和觅食。你们终究是要飞走的,因为你们的目的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心里有一种想说些什么的冲动,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子佩却平静如水,一如刚才舒缓的语调:“虽然我不迷信,可我觉得人几乎是从出生就决定了一生的命运。不仅仅是出身不容选择,实际上不容选择的太多了。你说是吗?”子佩的突然发问,让我一愣,就随口说道:“记得你不是说过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吗?是金子就会有发光的时候。”子佩淡淡地说:“说是那样,可人不能和金子比。人生只有一个青年时代,要是过了这个时候还一事无成,命运也就无法改变了。”突然,子佩话题一转,“好了,怎么净说些这么沉重的话题?你看,太阳快落山了,咱再骑一会儿吧。”我骑上车,子佩坐在后面,继续向东。

红红的夕阳把我俩骑车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长长的影子随着自行车的颠簸,在我们前面窄窄的河堤路面上跳跃着前进。下了河堤,在黎庄村西头,我俩分手,子佩回家,我直奔小朱庄林场去找李杰还车。

                               【 168 】

  168.佩坦心迹(下)76.7.13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