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网易考拉推荐

167. 佩坦心迹(上)76.7.12  

2008-11-11 22:53:42|  分类: 知青日记②那年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六年 七月 十二日                      晴

              佩坦心迹(上)

下午,正在地里干活,忽见李杰骑车匆匆而来,我一见就猜他是为子佩的信而来。果然,他让我赶紧骑车到洪山庙桥那儿去等子佩,并说是中午打电话和子佩约好的。李杰把车子给我,就走路回小朱庄了,让我回头把车子直接送到林场。我回到住处拿上信,骑车就往洪山庙桥奔去。十多分钟赶到洪山庙桥上。子佩还没有到,我就骑车过桥缓缓向南慢行。没多一会儿,就迎到了从西张营急急赶来的子佩。

子佩一见我,迎头就问:“你去哪儿?”我说:“等你呀。”

子佩一愣,说:“中午,李杰打电话说有事,让我半下午到洪山庙来,怎么------”子佩不解地看着我。我就把李杰让我捎信的事告诉她,并把信交给她。子佩接过信,疑惑地问:“你们搞的什么呀?”我赶忙说:“李杰确实没对我说什么,但让我捎信的意思我也能猜出几分。”我边说边拍拍自行车后座,说:“来吧,你准备去哪?我送你。”子佩坐在上后座,“那就送我回家吧。”边说边把信撕开。

我骑车上路,上了洪山庙桥,子佩说:“咱还是顺河堤走吧。”到了桥北头,我一拐车把就上了河堤。河堤上的路很窄,坑坑洼洼的还不好走,没骑多远,在一处坑洼的地方,子佩跳下车,我也下了车和她并行。

也许是近段时间天旱的原因吧,河水很少,静得几乎感觉不到水的流动。岸边的柳树、河滩的芦苇丛倒映在一泓蔚蓝的河水里,像一幅精美的摄影。“要是从对岸看,我俩的倒影一定也会融进这静静的画中。”我正想着,忽听子佩说:“你猜,李杰写了什么?”我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估计是表示好感的意思吧,那天他给我信的时候,我就这么想。”子佩笑笑,没说什么,她一边把信叠起来,一边说:“你知道吗?我曾经有过一次感情经历。”我有些意外地看着子佩。子佩却很平静,像是在讲一个与她不相干的故事:“初中毕业那年,一个同学参军了,临行前,他家托人到学校找我爸爸,说希望能让我和他儿子订婚。爸爸说‘还是不订吧,孩子当兵就有了前途,要是进步了,不再回来,让俺闺女咋办?回家我跟闺女说说,等孩子几年就是了。’爸爸回来跟我说这事的时候,我嘴上没说,心里还挺生气,因为在学校时我对他的印象挺好。后来我们还通了几年的信。”子佩的话渐渐有些沉重起来,“谁知结果却被我爸说中了。一年前他复员到漯河当了工人,我们的交往也由他很客气的一封信无果而终。不过我倒没有太多的难过,前些年因为爸爸和家庭的原因我已经承受过许多打击了,心都有些麻木了。”子佩的话停住了,我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那后来呢?”子佩答:“后来就没有来往了。”我一听自己也觉得好笑,我竟问了一个已有了答案的问题。

                                 【 167 】

167.  佩坦心迹(上)76.7.12 - 田园守望者 -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