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落在田园的碎片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日志

 
 
关于我

刚出生,就挨饿,上学经常不上课。 毕了业,去种田,农场插队五六年。 烧过窑,做过饭,地里农活啥都干。 会犁地,能扬场,扛过布袋交公粮。 脱土坯,上河工,长途拉脚背如弓。 七五年,遭一难,特大洪水悬一线。 文革后,去高考,只恨肚里墨水少。 去读书,跑外调,冷暖尴尬谁知道。 哄小孩,教初中,二十五年作园丁。 跑跑腿,做杂务,十年服务离退处。 现如今,似赋闲,读书骑行两悠然。 蓦回首,看今生,起伏坎坷不轻松。 不后悔,也坦然,乐乐呵呵度余年。

雨中的田野  

2005-10-09 08:25:48|  分类: 苦乐田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中的田野

    (2005年10月2日 星期日   阴雨  气温 1317度) 

 

雨一夜未停。

 

早晨,我很耐心的煮了一锅玉米糁粥。虽然我小时候经历过“红薯汤、红薯馍,离了红薯没法活”的苦日子,那时的主食就是红薯和玉米。老百姓曾言:要是能顿顿吃上白馍,就是不就(就:河南话吃的意思)菜也行。如今顿顿白馍的愿望早已成了现实,可是对“不就菜”的许诺却早已忘到了九霄云外。现在不但要就菜,而且还生着法子就点好菜。不过,我对玉米和红薯却情有独钟,在我心里,玉米和红薯的地位绝不低于白面、大米。所以每年除了种一季麦子外,玉米和红薯都是秋季庄稼的首选。倒是这里的主要经济作物----芝麻,我却种得不多,够换油吃就可以了,我没有指望它给我换钱。

 

早饭后,翻出半高腰雨鞋,撑一把雨伞,雨再大也要到地里看看。外面依旧笼在蒙蒙的雨雾中。苦楝树下和足迹少至的地方已长了一层绿绿的苔藓,一小堆被雨水淋透的柴火边竟然冒出了几丛园园的蘑菇。出了院,路一如昨日的泥泞。也许是因为下雨外出上地的人少了,倒是村外的路比村里的路要平了许多。

 

雨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铅一样的云团像吸足了水的海绵一般,不停地把再也无法容纳的水淅淅沥沥地洒下来。地仿佛也无法再容纳更多的水分,雨落在地面上,就是不往土里洇,被雨水浸得几近饱和的地面显得白亮亮的,但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足有四指深的泥窝。我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地头。要是往年玉米已该收获到家了,可是今年最少要比以往晚收十来天。只见半绿半黄的玉米叶在秋雨中少气无理地低垂着,雨水顺着耷拉着头的叶子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地落向地面。当初封的玉米沟没用着浇地,倒成了排水沟了。一些水顺着地头的沟流向了小溪,更多的却留在了地里。就像回来前我想得一样,玉米穗顶端裸露的玉米芯和玉米粒已经开始霉变,但是面对着绵绵的秋雨谁也不敢把它掰回家,只能任其在雨中就这么淋着。旁边的红薯地更是不妙。表面上,红薯叶几乎覆盖了整个地面,墨绿的叶子被雨水冲洗得干干净净,一片片显得那么精神饱满,全然没有秋末的颓废。可是红薯叶下面的积水无情的告诉我:今年的红薯只能用来磨粉打芡了。由于长期的浸泡,红薯既不会面,也不会甜。不论是蒸还是烤,只会是一种艮艮的感觉。即使打出来的芡,也不会有正常的红薯芡好吃。由于今年秋雨的面积很大,恐怕河南省的红薯都难逃厄运。那香甜的烤白薯只能等待来年了。

 

啊,我魂牵梦绕的烤白薯。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